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65|回复: 19

[原创首发] 读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8 19: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终于开始读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早就听说此书是繁体竖排,煌煌四大册,特色在于注解详尽,删节较少。据说注文近100万字,删节仅约4000字左右。却一直无缘得之,迟至2005年4月才从孔网得到,虽然无函套,是特价本,价也不低(260元),但还是觉得很欣慰,很值得。
2、得到后翻览过,可到底没有细读,至今不觉已经闲置书柜中七年之久。今次承接读金瓶图画余绪,启动细读“大工程”。因为虽然先后购得多种《金瓶》版本和相关书籍,但是细读者真不多。十多年前,急切渴望之时,翻览了些外围研究资料,更激起对本文的兴趣(或曰性趣)。曾经花四十元得一种盗版齐鲁书社的张竹坡评本通读一遍,当然那是删节本。后也曾经特意到网吧网上寻找到“补删”,填补人民文学出版社世界文库本空白。再后来,全本无删减的渐渐得到的多了,可是阅读却基本上没有什么进展,最多也就是读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3、今日得偷闲读完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第一回,果然不同。原文22页,校记2页,注解倒有339条,占了将近40页,果然细密。
4、正文前欣欣子和东吴弄珠客序以及廿公跋,是深知金瓶所作内情底里者。他们在告诉读者以什么态度什么眼光去读《金瓶》,读了表面,再读内里和背后,是寓言(或者说是预言,试比较今时今世和那时那世,看有多少不同,又有多少相同),也是实录。可以说这是读法,是钥匙。后人不解或者彻底解了才以淫书目之,进而禁之。
5、四阙词所描述的该是戒除了世俗欲望的清心寡欲者的理想吧?如“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种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物”。如何得此境界呢?该是遵照后面四贪词所说,认识到“酒色财气”的实质,清心寡欲,避免为其所迷,为其所害,自可得平和状态。然而,就全书来看,树书中人明明是人人完全件件犯了这里告诫的、忌讳的病症。总之,理想是理想,现实归现实。我等又何尝不是迷中人,壶中客,局中身???
6、第一回《景陽岡武松打虎 潘金蓮嫌夫賣風月》
正文开始,读起来确实是听评书的感觉。讲故事的口吻,节奏的有意识停顿,间或的对某些词句的解释,在在都让人觉得耳边有个声音在说,时而高亢,时而低昂。这个声音时而让人惊讶紧张,时而让人叹息释然。
7、入话说项羽说刘邦先是英雄了得,最后却是悲剧收场,也正如《红楼梦》正文前先说甄士隐“小荣枯”,算是序幕,是总括。在之后,才慢慢引出正文本题来。
正文先大背景说明,乃是乱世,自然无法无天,全无规矩可言,后面正文故事正是这个背景的举例说明,是在加以详细注解。
8、武松打虎的英雄气概比较《水浒传》来看,已经减弱许多几乎与常人相等,即便书中也屡屡称呼其为“壮士”“英雄好汉”。在我看来,整个过程,直是一个无知、鲁莽、执拗、不听好人言、借酒壮胆的不正常人误打误撞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而已。
9、武大,先说他“生的身不滿三尺,為人懦弱,又頭腦濁蠢可笑,平日本分,不惹是非”。这可见还无甚贬义,仅仅是天生(自身无法改变)身体面貌有些缺陷,本性上还是老实善良人。后又说“以此人見他這般軟弱樸實,多欺負他”。但是后面就有矛盾了,说“張宅家下人,見他本分,常看顧他,照顧他炊餅;閑時在他舖中坐,武大無不奉承。因此張宅家下人個個都歡喜,在大戶面時,一力與他說方便。因此大戶連房錢也不問武大要”。这明显不是欺负,反而是帮忙呢?更后“大戶家下人,都說:‘武大忠厚,見無妻小,又住著宅內房兒,堪可與他。’”从而天上掉馅饼,白得了一个美人儿。当然也是得了一个惹祸因而丧命的根苗儿,真是祸福相依。
10、“這大戶早晚還要看覷此女,因此不要武大一文錢,白白的嫁與他為妻。這武大自從娶的金蓮來家,大戶甚是看顧他。若武大沒本錢做炊餅,大戶私與銀伍兩,與他做本錢。武大若挑擔兒出去,大戶候無人,便踅入房中,與金蓮廝會;武大雖一時撞見,亦不敢聲言。朝來暮往,如此也有幾時。”如此说来,这不是小小地预先演出了后文西门庆和韩道国、王六儿的故事吗?一方给钱,给房子住,另一方舍出女人来,合作愉快。武大此时不声言,是因为性格懦弱,有求于人,是因为无所依傍,因此只好暗气暗憋,隐忍不发?但是等到冷遇了武松,有了靠山,就不再容忍,就去捉奸西门庆了?
11、那潘金莲说武大“每日牽著不走,打著倒腿的,只是一味〈口床〉酒。著緊處,都是錐扎也不動”, 说“他烏鴉怎配鸞凰對”,说“他是塊高號銅”,说“他本是塊頑石”,说他“似糞土”,说他是“泥土基”。很是不可信,我看武大本身无错,天生容貌,谁也改不掉,秉性也难移。且看他每日出外辛苦做生意,大雪天也不例外。错就在于遇上了潘金莲这个淫妇,错就错在看不透她,没有早早休了她。
12、看看潘金莲的出身(非指裁缝家,指她在王招宣府里所学所做),看她与张大户的行事(也许本身就是很愿意的,没见有反抗和抱怨,但是她与武大合气,抱怨大户所选非人。可见接受了张大户,接受不了武大)。
13、看看她“武大每日自挑炊餅擔兒出去賣,到晚方歸。婦人在家,別無事幹,一日三餐吃了飯,打扮光鮮,只在門前簾兒下站著。常把眉目嘲人,雙睛傳意。左右街坊,有幾個奸詐浮浪子弟,睃見了武大這個老婆,打扮油樣,沾風惹草。被這干人在街上撒謎語,往來嘲戲。唱叫:‘這一塊好羊肉,如何落在狗口裡?」人人自知武大是個懦弱之人,卻不知他娶得這個婆娘在屋裡,風流伶俐,諸般都好。為頭的一件,好偷漢子。有詩為證:‘金蓮容貌更堪題,笑蹙春山八字眉;若遇風流清子弟, 等閑雲雨便偷期。’這婦人每日打發武大出門,只在簾子下磕瓜子兒。一徑把那一對小金蓮做露出來,勾引的這夥人,日逐在門前彈胡博詞扠兒難。口裡油似滑言語,無般不說出來”。不仅如此,而且把责任推在武大身上,说“道:‘賊混沌,不曉事的!你賃人家房住,淺房淺屋,可知有小人囉躁!不如湊幾兩銀子,看相應的,典上他兩間住,卻也氣概些,免受人欺負。你是個男子漢,倒擺布不開,常交老娘受氣!’”
14、看看她邪言钓武松(现在看来这似乎还可原谅,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嘛!但《续资治通鉴·元文宗至顺元年》载“敢有弟收其嫂、子收庶母者,坐罪”)后反而倒打一耙说是武松调戏于她,就如那潘巧云诬陷石秀一般。武松走后,还“在裡面喃喃吶吶罵道:‘却也好!只道是親難轉債,人自知道一個兄弟做了都頭,怎的養活了哥嫂。却不知反來嚼咬人!正是花木瓜,空好看,搬了去,到謝天地,且得冤家離眼前。’”这纯粹是谎话,颠倒黑白。实际上“自從武松搬來哥家裡住,取些銀子出來與武大,交買餅饊茶果,請那兩邊鄰舍”, “過了數日,武松取出一疋彩色段子,與嫂嫂做衣服”。真真正正是养活了哥嫂。所谓“反來嚼咬人”,实际是她为了阴暗目的上赶着要武松搬到她家吃住的。
15、回目“潘金蓮嫌夫賣風月”说得很清楚,是潘金莲憎嫌了丈夫,因而主动卖风月,而不是被动的被迫的。可以设想即便没有王婆,没有遇到西门庆,她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待着,终究要闹出事来的。整个过程中,潘金莲确实是好嘴头子,言谈爽利得很,无理也能搅缠三分甚而至于变成有理。如此,武大这样的人遇到她真的是遇到了对头,被治理得服服帖帖,唯有死路一条。哀哉!悲哉!叹叹!
16、这个事件中,武松倒真是一身正气,以礼待人,以礼自持,值得敬重。
17、返回头说张大户主家婆也是个糊涂人,要说理解张大户,也真理解,立刻“買兩個使女,早晚習學彈唱,服侍”张大户。可是傻子也知道,张大户是稀罕那弹唱吗?却正是稀罕那使女罢了。可怜愚蠢的主家婆余氏不看看买来的人是什么来历,简直就是引狼入室,而且“初时甚是抬舉二人,不曾上鍋排備洒掃,與他金銀首飾,粧束身子”。 虽然“後主家婆頗知其事,與大戶嚷罵了數日,將金蓮甚是苦打”。但张“大户知不容此女,卻賭氣倒陪房奩”把金莲嫁给武大后,仍然“候無人,便踅入房中,與金蓮廝會”,看来余氏仍然不知。直到“忽一日,大戶得患陰寒病症,嗚呼哀哉死了”,“主家婆察知其事,怒令家童將金蓮、武大即時趕出,不容在房子裡住”。这也跟吴月娘相似,引陈经济入后院混入娘们队中,结识了潘金莲。还几次三番不信秋菊告密,不信潘金莲和陈经济的奸情。真是彻头彻尾的蠢人糊涂货。
2012-4-5下午16:00写完
发表于 2012-5-9 22: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章感觉平淡一点,像这样的读后感般的叙说,网络上,实体书太多太多啦。
希望楼主能详细介绍一下校注情况,这个我觉得比读后感之类的文字要有意义得多。
 楼主| 发表于 2012-5-10 19: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感谢关注!其实我这个不能称为文章,确实就是读后感般随便说说而已。因为我也不懂版本流传啊、词语解释啊、时代背景啊、作者猜想啊等等相关正儿巴经的研究题目,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就是有感而发,想起什么来就说到这里,可以说是自娱自乐。关于校注情况,我感觉特别好,好在详细但是并没有进行繁琐考证(如中华书局李时人,詹绪左 校注的《游仙窟校注》,对我来说就觉得太繁琐了。当然可能对专业研究者是适用的),对相关词语(包括衣饰、饮食、典章制度等等几乎所有方面)有明确的解释之后会举例说明,一般是采用元曲或者同时代的小说如《三言二拍》里的句子为例。对我这样对古代相关知识了解不是很多的读者来说,很实用,可以帮我很好 理解小说文本的含义。
 楼主| 发表于 2012-5-10 19: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
18、四贪词告诫读者在“酒色财气”四方面注意,不要好酒好色,不要贪财,不要弄性尚气。比照我自己来看,酒倒是不贪不好,可场面上应酬时也常常喝吐喝倒,出乖露丑,难受了好几天。这似乎也不算什么大事,也未见有什么大害,且不说它。色上,要说好,也不冤枉。因为不管走在大街上还是浏览网页时,见到了曼妙身材的性感的总是挪不动腿脚移不开眼光。从小时到大到现在,不同阶段也有过几个梦中情人(当然绝大多数时候人家并不知道此事,只是我单相思而已。此时仅有一人还让我偶尔想起了她,但是隔得遥远,所以动动念头也就罢了)。也许是本身无能无力,最终只得丑妻一个守在家中身边,再无艳遇外情。可在内心里,也许还是在梦想艳羡着如某某可以有多得数不过来的女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想怎样便怎样。之所以现在如此,只是没有机会和实力罢了。若要有了,保不准或者简直可以肯定就也会如某某一样或者更甚。再说财,我不是如严监生、葛朗台样就是守着金子银子,我好书。可书也是金子银子换来的呀,所以我很贪财,至少到目前是贪得无厌、无穷无尽的。进而又说“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我好书,自然就更坐实了好色贪财的罪名了,一丁点儿都不冤枉。气我倒是不怎么有,少见有“使强梁逞技能”的时候,“挥拳捰袖弄精神”就更少了。主要因为自己身体首先不强壮,文弱书生,百无一用。其次也因为后天也没有学得技击之术,手无缚鸡之力。再次也没个好爹。总之,有自知之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自然就不敢伸手了。可是偶尔还是有 “一时怒发无明穴”的时候,那种时候主要对准了的是自己的妻儿,因为自觉打得过他们。其中对妻还颇有忌惮,因为妻也不比自己少挣钱养家,也无外心对别人。因此,最终倒霉的就只有那小小的孩儿了。那孩儿是我生出来的,是我的。又是我从小不点儿喂大的,她从吃穿到说话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教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有权利,有权力。不听我的,不照我说的做,那我就先是劝,劝不听了我就揍。关键的关键在于我打得过她。推而广之,如果我有依仗,如身体强壮,有权有势,有好爹,那么我能不弄性尚气、想打谁就打谁吗?难说!或者根本不难说,简直就肯定会,就肯定会是西门庆一样一样的!这么一想的话,我就大有问题了。因为原来在潜意识里总以为自己还是个好人,常常在看新闻时读书时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坏呢,觉得自己要比他们强多少倍高多少倍似的。可是现在看来我是不是一个好人真的还很不确定啊,反而简直就是一个潜在甚至说实在的恶人啊!唉!
2012-4-6夜22:02
发表于 2012-5-11 1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前在一家书店里见过,是最后一套,品相不算好。问了下价格,也没有优惠,于是就放弃了。这套书校勘得很好。
读秀上2-4册全,差第1册。现在如果有整套的电子版,也就满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5-12 18: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
19、读《金瓶梅》还就真的适合闭门独自一个人读,一个人不受干扰地去读,因为读这书尤其需要进入,需要思考。至于是不是雪夜倒无所谓,晴光朗日反而更好些,因为这样可以在进入之后再走出来,抬头看看蓝天,心情会好一点,不至于觉得绝望活不下去。
2012-4-6夜22:30
20、第二回 西門慶簾下遇金蓮 王婆貪賄說風情
武松應道:「小人得蒙恩相抬舉,安敢推辭?既蒙差遣,只得便去。小人自來也不曾到東京,就那裡觀光上國景致,走一遭,也是恩相抬舉。
========武松也是聪明灵透之人,真会说话儿!
21、那婦人餘情不斷,見武松把將酒食來,心中自思:「莫不這廝思想我了,不然都又回來?那廝一定強我不過,我且慢慢問他。」婦人便上樓去,重勻粉面,再挽雲鬟,換了些顏色衣服穿了,來到門前迎接武松。婦人拜道:「叔叔不知怎的錯見了,好幾日並不門,交奴心裡沒理會處!每日交你哥哥去縣裡尋叔叔陪話,歸來只說沒尋處。今日再喜得叔叔來家,沒事壞鈔做甚麼?」
===========可怜这金莲还在想着武松,却不知热脸贴了冷屁股,却不知武松正是来教训警告于自己的,真真自取其辱。这妇人却也是当面撒谎,张嘴就来,真会说,真会颠倒黑白。明明是当日“在裡面喃喃吶吶罵道:「都也好!只道是親難轉債,人自知道。一個兄弟做了都頭,怎的養活了哥嫂。都不知反來嚼咬人!正是花木瓜,空好看,搬了去,到謝天地,且得冤家離眼前。」”明明是“武大自依前上街賣炊餅,本待要去縣前尋兄弟說話,都被這婦人千叮萬囑,分付交不要去兜攬他,因此武大不敢去尋武松”。现在却又如此说,这个妇人!真真厉害,要不得,要不得!
22、那婦人聽了這幾句話,一點紅從耳畔起。須臾,紫漒了面皮,指著武大罵道:「你這個混沌東西!有甚言語,在別人處說,來欺負老娘!我是個不戴頭巾的男子漢,叮叮噹噹響的婆娘,拳頭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膿血,搠不出來鱉。老婆自從嫁了武大,真個螻蟻不敢入屋裡來。有甚麼籬笆不牢,犬兒鑽得入來!你休胡言亂語!一句句都要下落。丟下塊磚兒,一個個也要著地!」
==============嘿嘿!被揭了短儿,果然就恼羞成怒,却是不直接对武松,而是“指著武大罵”!果然是那嘴头子如淮洪一般,如在耳边,如在眼前。换做我,肯定抵挡不了,怕!
23、那婦人一手推開酒盞,一直跑下樓來,走到半胡梯上,發話道:「既是你聰明伶俐,恰不道長嫂為母!我初嫁武大時,不曾聽得有甚小叔,那裡走得來?是親不是親,便要做喬家公!自是老娘悔氣了,偏撞著這許多鳥事!」一面哭下樓去了。
=============其状如见,此时却仍能说出“長嫂為母”来,不知“私心便欲成歡會,暗把邪言釣武松”时可否想到此一节么?
24、自此婦人約莫武大歸來時分,先自去收簾子,關上大門,武大見了,心裡自也暗喜,尋思道:「恁的却不好!」
=============唉!叹叹!直是糊涂人也!前面多少事,为何总是看不开呢?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为你担心!
25、「風日清和漫出遊,偶從簾下識嬌羞;只因臨去秋波轉,惹起春心不肯休。」當時婦人見了那人生的風流浮浪,語言甜淨,更加幾分留戀。「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誰?何處居住?他若沒我情意時,臨去也不回頭七八遍了。不想這段姻緣,都在他身上!」都是在簾下,眼巴巴的看不見那人,方纔收了簾子,關上大門,歸房去了。
=============可见真真确确就是个淫妇了!那个去了,正是空虚之极,见得如此俊男,如何不动心?此时若从妇人角度来看,似乎也是正常的反应。本不喜欢甚至是极端厌恶讨嫌那三寸丁谷树皮,能不一下子钉住这林风玉树吗?如此,二人也是“在相对的视线里才发现什么是缘”。
26、王婆、西门交锋,竟然还是王婆主动,占了上风,观色察言,耍猴子一般,牵了西门庆的鼻子,怨不得作者(或者就是说书人?此一回仍然是说书人的口吻,如描述西门庆、潘金莲的装束,介绍西门庆的家世情况。特别是说明西门庆来历时,似乎也可稍微看出作者谴责的意思来,并非全然没有感情在里面)大段韵文描述“這婆子的本事”!西门庆哪有什么后文显示出来的“英雄”气概、奸诈果断?是色迷心窍?是色令智昏?看他来来回回,看他东拉西扯,南绕北绕。那王婆偏偏装聋作哑,打岔逗乐,二人就如太极推手一样你来我去,粘连不断。读这一段,笑声不断。这二人,动作、神态、言语,绝了。若说金瓶梅“诲淫诲盗”倒也真不冤枉它,这里还仅仅是个开始,后面更甚!其实给《西厢记》、《红楼梦》、《水浒传》戴上这样的帽子也合适。那描述,太细致了,太准确了,太真实了。由此,另一方面也可见作者手段之高超,人物活了!
27、西门浪子意猖狂,死下工夫戏女娘。亏杀卖茶王老母,生交巫女会襄王。
=============结果却果然就是女娘死下功夫戏而死西门浪子,生巫女和死襄王,谁戏谁、谁得意猖狂还真不一定呢!卖茶王老母最后一笔买卖,果然也就亏大发了,搭上了老命,被杀了,如此“亏杀”,也算是死得其所,殉职了,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2012-4-1323:35写完
发表于 2012-5-13 08: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192168 发表于 2012-5-11 13:13
多年前在一家书店里见过,是最后一套,品相不算好。问了下价格,也没有优惠,于是就放弃了。这套书校勘得很 ...

果然DX有了后三册,可能是刚刚上的,之前没查到呢,谢谢提醒
发表于 2012-5-13 22: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部分感想或评语有点畸笏叟的味道。如叹叹!!
发表于 2012-5-13 22: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们都是这样去读书,并将点滴感想形之于文字,岂不是都成评点家了!-————原来评点并不是不可企及,而是人皆可行的。其实评得好不好主要看评者有无巨眼灵心。象金圣叹这种不世之材,岂可重生临凡?能够把涓滴感想诉诸端,且小有见地,值得我们学习和表示敬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5-14 21: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正是有很多的有才的前人做榜样,我也就不自量力手痒痒起来。自然,眼界高低不同,生活经历各异,所谈只是小而又小,乃愚者一得之见,只能算是读了书之后,留下的一点点印迹吧!

读岳麓书社《金瓶梅词话校注》
28、第三回 王婆定十件挨光計 西門慶茶房戲金蓮
「色不迷人人自迷,  迷他端的受他虧,
  精神耗散容顏淺,  骨髓焦枯氣力微;
  犯著姦情家易散,  染成色病藥難醫,
  古來飽煖生閒事,  禍到頭來總不知。」
=========回前诗讲道理,大帽子甩出来端端正正,实在是吓煞人也!可是正文里显示的事实却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两回事,细细描绘,也可以说是细细耐心教导。《易•系辞上》:“慢藏诲盗;冶容诲淫。” 孔颖达疏:“若慢藏财物,守掌不谨,则教诲於盗者,使来取此物。女子妖冶其容,身不精悫,是教诲淫者,使来淫己也。”原有祸由自招的意思。后常用“诲淫诲盗”指引诱人去干盗窃奸淫等坏事。我看这里教导有心人如何去淫如何去盗的意思更加明显。看那王婆子说得多么详细具体,在她面前那西门庆虽然号称,“西门大官人”,有“一雙積年招花惹草慣細風情的賊眼”, “專一飄風戲月,調占良人婦女,娶到家中,稍不中意,就令媒人賣了;一個月倒在媒人家去二十餘遍,人多不敢惹他”,但是他在王婆子面前,简直是菜鸟一个。那王婆子一篇教导真是一堂精彩的“诲淫”理论课,有总体概括,有分步详解,比教做数学题还细心呢。又如侦探破案推详案情一般,会发生什么状况,如何处理,面面俱到。
《三国演义》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计袭樊城 元直走马荐诸葛”有一段文字,“却说单福正与玄德在寨中议事,忽信风骤起。福曰:‘今夜曹仁必来劫寨。’玄德曰:‘何以敌之?’福笑曰:‘吾已预算定了。’ 这里王婆子也是“预算定了”,吃定了“西门大官人”。同时,又在这个过程中,推脱了自己的责任,把不可预测的因素考虑了进去并且给出了紧急解决办法。总之,滴水不漏,简直就是在排兵布阵,也是在挖好了陷阱,“守株待兔”,就等着那小乖乖来上钩了。不愧那“西門慶聽了大喜道:「雖然上不得凌烟閣,乾娘,你這條計,端的絕品好妙計!」”,出了点子,挣了钱,王婆好手段,也是“劳动致富”!然而两人却又没想到那小乖乖真的就是心甘情愿,乖乖地极其配合地送上门来了。
29、看那王婆求金莲与她做衣服,谈空说有,看似闲谈,却绝对不是闲谈空谈,弯来绕去,到底引了那妇人上钩了。那说的话真真让人爱听,真真是合情合理,怨不得妇人就信了。
王婆演戏逼真,金莲也无意中配合得天衣无缝。可怜那武大蒙在鼓里,还要当她作好人,正是诗中所说“「阿母牢籠設計深,大郎愚鹵不知音;帶錢買酒酬奸詐,卻把婆娘自送人。」”。不禁又想起那句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30、戏继续往下演,终于主角上场。看他彬彬有礼,甜言蜜语,或者直可称作为儒雅?实际上前者帘下相遇,已然种下美好印象了。“當時婦人見了那人生的風流浮浪,語言甜淨,更加幾分留戀”。此时再次相见,妇人心中不知该有多么欢喜呢!
31、看西门庆呆里撒奸,大赞武大郎,明明戳中妇人心事,击中其软肋。然后王婆旁边大敲边鼓,直说出西门大官人家世绝好,又闲话间道出不仅有钱,而且有势有靠山。如此,说者也有意,听者也有心,两相对比之下,武大郎只好打入十八层地狱里去了。
32、言语之间,创造了良好的积极的会谈气氛,轻松热烈。更进一步,酒桌上见。这也完全符合当今的交往相处之道,不管朋友之间,恋人之间,合作伙伴之间,不都是先谈先说,后来就吃喝了吗?这里说「風流茶說合,酒是色媒人。」《红楼梦》里王熙凤对黛玉说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我们也知道,新婚夫妻要喝合卺酒。同是茶和酒,却是两种场合,两种说法,两种意思。这也是那风月宝鉴的意思?一体却是两面?
33、男有情,女有意,干柴遇烈火。王婆一手促成,火上浇油,功莫大焉。看她此事又说妇人的好处,直是说出花儿来,二人言谈间又介绍了西门庆的妻妾履历。若在不知情如金莲听来,西门庆也说的很真诚,很动情,也给她描绘了很是美好的将来。至此,有关西门庆的形象读者已经在几次的皴染当中看得比较清晰了。
34、王婆眼看功将成,先退去,以便留下主将更大施展场地,真是知趣之人。“西門慶茶房戲金蓮”,“戏”字用的极好。这一场戏,王婆是编剧,是导演,也是演员之一。整个过程中,分寸火候拿捏极其恰当,台词合理,该说的时候才说,绝不抢戏,好演员啊!
2012-4-2020:47写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8-17 01:32 , Processed in 0.28101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