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724|回复: 64

[原创首发] 金瓶梅词话年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14 11: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瓶梅词话年表

凡例

一、本表以词话本为据,引文以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宁宗一、陶慕宁校点本为主,参照梅节《金瓶梅词话校读记》,对原文错字、衍文用圆括号标出,改文用方括号标出;

二、本表以时间为序,以事件为纲,后列原文以资佐证,有需要解释者加按语说明

三、本表对时间的把握,能精确到日精确到日,否则以月为单位,对原文没有做出明确交代的时间,则力求根据上下文推断大致时间,并加按语说明;

四、根据梅节等金学家的研究成果,词话本来源于艺人现场演出的纪录,未经文人整理润色,因此前后错漏、文意不通者不胜枚举,凡涉及时间问题前后有误不通的,加按语简要说明;

五、本表借鉴参考台湾金学家魏子云先生的《金瓶梅编年纪事》和大陆学者朱一玄先生的《金瓶梅词话故事编年》,对前贤成果择善而从。

第一年(时代背景假托北宋政和二年壬辰,公元1112年)

按:全书开篇并未交代具体年份,兹据第十回清河县关于武松案上报给东平府的申文落款“政和三年八月 日”,其时已是下一年,故推定开篇当是政和二年。

十月,武松回乡探兄,途径清河县界内景阳冈,打死猛虎,知县参为本县都头。于街上邂逅兄长武大,搬在一处居住。

武松将棒绾在胁下,一步步上那岗来。回看那日色,渐渐下山,此正是十月间天气,日短夜长,容易得晚。(第一回)按:此是全书第一次点明时间节令。

妇人道:“叔叔青春多少?”武松道:“虚度二十八岁。”妇人道:“原来叔叔到长奴三岁。……”(第一回)按:此年潘金莲虚龄二十五岁,古人计岁例用虚龄,生年即为一岁。

十一月下旬,潘金莲挑逗武松不成,武松搬离武大家。

自从武松搬来哥家里住,……不觉过了一月有余,看看十一月天气,连日朔风紧起。只见四下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瑞雪来。(第一回)按:十月过一月有余正是十一月下旬。

十二月上旬,武松赴东京公干,临行置酒与兄嫂话别。

话说武松自从搬离哥家,捻指不觉雪晴,过了十数日光景。(第二回)按:从十一月下旬过了“十数日”正相当于十二月上旬。

第二年(政和三年癸巳,公元1113年)

正月间,十五日上元夜,李瓶儿从梁中书家逃难到东京。由媒人说亲嫁与花太监之侄花子虚为妻。

只因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中书同夫人在翠云楼上,李逵杀了全家大小,梁中书与夫人各自逃生。这李氏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妈妈走上东京投亲。那时花太监由御前班直,升广南镇守。因侄男花子虚没妻室,就使媒人说亲,娶为正室。(第十回)按:此乃后文补叙,说详见后。

三月上旬,西门庆偶遇潘金莲,王婆设计,潘、西二人勾搭成奸。

白驹过隙,日月撺梭,才见梅开腊底,又早天气回阳。一日,三月春光明媚时分,金莲打扮光鲜,单等武大出门,就在门前帘下站立,约莫将及他归来时分,便下了帘子,自去房内坐的。(第二回)

西门庆道:“小人不敢动问娘子青春多少?”妇人应道:“奴家虚度二十五岁,属龙的,正月初九日丑时生。”西门庆道:“娘子到与家下贱累同庚,也是庚辰,属龙的,只是娘子月分大七个月,他是八月十五日子时。”(第三回)按:上一年潘二十五岁,今年则应是二十六岁,按北宋纪年,潘与吴月娘的生年当是元祐三年戊辰,而非元符三年庚辰,从元祐三年戊辰至政和三年癸巳乃二十六岁。

妇人因问西门庆贵庚,西门庆告他说:“属虎的,二十七岁,七月二十八日子时生。”(第四回)按:本年西门庆当是二十八岁,说详见后。

三月下旬至四月下旬,武大捉奸,被西门庆踢伤;王、西、潘三人合谋毒死武大。

那妇人自当日为始,每日踅过王婆家来,和西门庆做一处,恩情似漆,心意如胶。自古道:“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不到半月之间,街坊邻舍,都晓的了,只瞒着武大一个不知。(第四回)按:从三月上旬过了“不到半月”应是三月下旬。武大之死当在四月底,以后文第八回武大百日在八月初六而知。

五月上旬,端午节前,西门庆私会潘金莲,王婆打酒遇雨。

光阴迅速,日月如梭。西门庆刮剌那妇人,将两月有余。一日将近端阳佳节。(第六回)按:从三月西门庆与潘私通,至此两月。

且说婆子提着个篮子,拿着一条十八两秤,走到街上,打酒买肉。那时正值五月初旬天气,大雨时行。只见红日当天,忽一块湿云处,大雨倾盆相似。(第六回)

五月中下旬至六月初,由薛嫂做媒,西门庆迎娶孟玉楼。

那妇人道:“官人贵庚?没了娘子多少时了?”西门庆道:“小人虚度二十八岁,七月二十八日子时建生。不幸先妻没了一年有余。不敢请问娘子青春多少?”妇人道:“奴家青春是三十岁。”(第七回)按:第四回与第七回发生在同一年,而西门庆一说二十七岁,一说二十八岁,必有一误。西门庆自称属虎,当是生于元祐元年丙寅,至本年政和三年癸巳应是二十八岁。

话休饶舌,到二十四日,西门庆行礼;请了他吴大(娘)〔妗〕来坐轿押担。……到二十六日,请十二位高僧念经,做水陆烧灵,都是他姑娘一力张主。(第七回)

到六月初二日,西门庆一顶大轿,四对红纱灯笼,他这姐姐孟大姨送亲,……(第七回)

六月十二日,西门庆将女儿西门大姐嫁与陈家。

六月至七月底,约一个多月时间,潘金莲在家苦盼西门庆

又遇着陈宅那边使了文嫂儿来通信,六月十二日就要娶大姐过门。……三朝九日,足乱了约一个月多,不曾往潘金莲家去。把那妇人每日门儿倚遍,眼儿望穿,使王婆往他门首去了两遍。(第八回)

七月二十八日,西门庆寿日,到潘金莲家中私会。

看看七月将尽,到了他生辰,这妇人挨一日似三秋,盼一夜如半夏,等了一日,杳无音信;盼了多时,寂无形影。(第八回)

(傅伙计)说:“大官人昨日寿日,在家请客吃酒,吃了一日酒,到晚拉着朋友往院里去了,一夜通没来家。你往那里寻他去?”(第八回)

八月六日,武大百日,潘金莲请僧念佛烧灵;八日,西门庆抬娶潘金莲。

当日西门庆和妇人用毕早饭,约定八月初六日,是武大郎百日,请僧念佛烧灵;初八日晚,抬娶妇人家去,三人计议已定。……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又早到八月初六日。(第八回)

到次日,一顶轿子,四个灯笼,王婆送亲,玳安跟轿,把妇人抬到家中来。(第九回)

八月上旬,武松回到清河县,为报兄仇,误将皂隶李外传打死,被官府衙役抓获。

单表武松,自从领了知县书礼,离了清河县,……去时三四月天气,回来却淡暑新秋,路上水雨连绵,迟了日限,前后往回,也有三个月光景。……又私自寄了一封家书,与他哥哥武大,说他也不久,只在八月内回还。(第八回)按:此处交代时间与前文矛盾,武松出差是在头年腊月,此处却说“去时三四月天气”,与前文不符。

单表武松,八月初旬到了清河县,且去县里交纳了回书。(第九回)

东平府清河县为人命事,呈称:犯人武松,年二十八岁,系阳谷县人氏。……政和三年八月 日。(第十回)按:此处武松年纪有误,上一年已自言二十八岁,今年已是二十九岁。

八月中旬,武松被免死罪,脊杖四十,刺配孟州充军。

武二到下处,问土兵要出行李包裹来,即日离了清河县上路,迤逦往孟州大道而行,正遇着中秋天气。(第十回)

大约本年下半年,花太监告老还乡,回清河县居住,花子虚与李瓶儿也随之到了清河县。

太监到广南去,也带他到广南。住了半年有余,不幸花太监有病,告老在家,因(见)〔是〕清河县人,在本县住了。(第十回)

第三年(政和四年甲午,公元1114年)

六月间,花太监病死,西门庆、吴月娘夫妇随同送殡。当天潘金莲、春梅与孙雪娥发生口角,次日潘借故唆使西门庆责打孙雪娥。

月娘道:“前者六月间,他家老公公死了。出殡时,我在山头,会他一面……”(第十回)

金莲满肚子不快活,只因送吴月娘出去送殡,起身早些,也有些身子倦,睡了一觉。(第十一回)

金莲道:……,一面替他接了衣服,说道:“你今日送殡来家早。”西门庆道:“今日斋堂里都是内相同官,一来天气暄热,我不耐烦,先来家。”(第十一回)

七月初(?),西门庆家中排筵,与众妻妾宴赏芙蓉亭,席间隔壁花家娘子(李瓶儿)差人送来两盒点心、花儿。

于是家中分付家人……,收拾打扫后花园芙蓉亭干净……,请大娘子吴月娘,第二李娇儿,第三孟玉楼,第四孙雪娥,第五潘金莲,合家欢喜饮酒。(第十回)

按:第十回下半节至第十一回上半节所述各事,前后次序错乱,致使第二年结束到第三年开始交代不明,疑有脱误之处,兹为厘清次序如下:

一、第十回前半节写武松发配,点明时间是在政和三年八月,中秋前后,紧接着西门庆家中排筵庆贺,席间西门庆说道:“花二哥他娶了这娘子儿,今不上二年光景……”云云,据本回后文补叙李瓶儿嫁与花子虚是在政和三年正月十五上元节后不久,即政和三年初。如按西门庆“不上二年光景”的话,则“宴赏芙蓉亭”这段关目当在转过年(政和四年)的下半年,方合“不上二年”之言,故“宴赏芙蓉亭”紧接武松刺配是不符合时间顺序的。

二、李瓶儿嫁到花家后随花太监到广南住了半年有余,花太监因病还乡,定居清河县,此时应是政和三年下半年了。据吴月娘席间所言“前者六月间,他家老公公死了”,则是转年六月花太监病死,而十一回两次提到送殡,而且是西门庆、吴月娘夫妇同时参加,却并未指明为谁送殡,令人一头雾水,故笔者怀疑此处有漏掉的文字。根据上下文意,联系上一回宴赏芙蓉亭席间吴月娘对花太监病死时间的话,有理由怀疑十一回提到的送殡,正是花太监之死,且有后文西门庆的话提供佐证:这次送殡有内相(即太监)参加,正是同僚相送;又时正六月酷暑,故西门庆觉得“天气暄热,不耐烦”。此日是本回关目“激打孙雪娥”的前一天。

综上两点,此两半回文字所涉事件应排序如下:政和三年下半年,花太监带侄子花子虚、侄媳李瓶儿搬来清河县定居养老;四年六月间花太监病死,西门庆、吴月娘参加送殡,其日家中潘金莲、春梅与孙雪娥发生矛盾,潘怀恨在心,次日潘即寻衅挑唆西门庆责打孙;此事过去一段时间后,约七月初才“宴赏芙蓉亭”。

这样排列仅是依据目前词话本现存的情节加以整理,笔者怀疑词话本的记录者并未把艺人现场说唱的全部情节都记录下来,《金瓶梅》故事在艺人现场说唱阶段可能包含李瓶儿出身、嫁与花家等情节的正面描述,而非寥寥数语一笔带过;到了形成文本阶段,将这一段情节省略,仅作简要交代。

七月上旬,某日西门庆梳笼李桂姐,在院中留连半月;家中潘金莲寂寞难耐,与小厮琴童私通。

一日,轮该花子虚家摆酒会茶,就在西门庆紧隔壁,内官家摆酒再都是大盘大碗,甚是丰盛。(第十一回)按:梳笼桂姐未明言时间,据第十二回“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住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 “不想将近七月廿八日,西门庆生日来到”等语,推定此日当在七月上旬。

七月二十七日,西门庆发现潘金莲私通小厮,痛加责罚。

正值七月廿七日,西门庆上寿,从院中来家。(第十二回)

七月二十八日,西门庆正生日,与潘金莲和好。

到第二日,西门庆正生日,有周守备、夏提刑、张团练、吴大舅许多官客饮酒。(第十二回)

七月二十九日,西门庆受桂姐怂恿,强迫潘金莲剪下一缕头发;转天交给桂姐,她把这缕头发缝到鞋底下践踏。

到次日,西门庆备马,玳安、平安两个小厮跟随,往院中来。(第十二回)

“奴出娘胞儿,活了二十六岁,从没干这营生……”(第十二回)按:潘金莲本年应是二十七岁。

到次日,西门庆起身,妇人打发他吃了饭出门,骑马径到院里。(第十二回)

八月初,潘金莲剪发后数日,觉得精神不畅,请刘理星魇胜。

金莲自从头发剪下之后,觉意心中不快。每日房门不出,茶饭慵餐。(第十二回)

那刘婆子作辞回家。到次日,果然大清早晨,领贼瞎径进大门,往里走。(第十二回)

“娘子庚辰年,庚寅月,乙亥日,己丑時,……今歲流年甲辰……”(第十二回)按:潘金莲当生于戊辰年,今岁流年当是甲午年。书中对几个主要人物的生辰八字与流年的描写前后不一,莫衷一是,或许另有寓意。

八月十四日,西门庆初会李瓶儿。

话说一日,(六)〔八〕月十四日,西门庆从前边来,走到月娘房中。(第十三回)

九月九日,西门庆借重阳节聚会之机,与李瓶儿勾搭成奸。

光阴迅速,又早九月重阳令节。这花子虚假着节下,叫了两个妓者,具柬请西门庆过来赏菊。(第十三回)

西门庆问妇人:“多少青春?”李瓶儿道:“奴属羊的,今年二十三岁。”因问:“他大娘贵庚?”西门庆道:“房下属龙的,二十六岁了。”按:李瓶儿当生于元祐六年辛未,至此年应是二十四岁,吴月娘二十七岁。

九、十月间,花子虚因独占家产为叔伯兄弟告发,被拿到东京受审;李瓶儿私自将家产财物转托西门庆收存,西门庆帮忙上东京打点,最终将花太监在世产业变卖,与兄弟三人均分。

十一月初旬,花子虚出狱后病倒,月底三十日去世。

后来子虚只摈凑了二百五十两银子,买了狮子街一所房屋居住。得了这口重气,刚搬到那里,不幸害了一场伤寒。从十一月初旬睡倒在床上,就不曾起来的。对李瓶儿还请的大街坊胡太医来看。后来怕使钱,只挨着一日两,两日三,挨到三十头,呜呼哀哉,断气身亡,亡年二十四岁。(第十四回)

第四年(政和三年乙未,公元1115年)

正月初九,李瓶儿到西门庆家为潘金莲祝寿。

一日正月初九日,李瓶儿打听是潘金莲生日。未曾过子虚五七,就买礼坐轿子,……来与金莲做生日。(第十四回)

正月十四日,西门庆差小厮给李瓶儿送生日贺礼。

正月十五日,李瓶儿生日,西门家众女眷齐来贺寿;西门庆院中与众帮闲吃酒玩乐,晚夕潜入李瓶儿家过夜;李拿出家中所藏沉香、白蜡、水银等物变卖资助西门庆盖房。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这里先一日差小厮玳安,……送与李瓶儿做生日。……月娘到次日,留下孙雪娥看家,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四顶轿子出门。(第十五回)

二月初八,西门庆在花家旧址起盖花园、房屋、亭台。

一日西门庆会了经纪,把李瓶儿床后茶叶箱内堆放的香蜡等物,都秤了斤两,共卖了三百八十两银子。李瓶儿只留下一百八十两盘缠,其余都付与西门庆收了,凑着盖房。便教阴阳择用二月初八日,兴工动土。五百两银子委付大家人来招,并主管贲四,卸砖瓦木石,管工计帐。(第十六回)

三月上旬,李瓶儿请求西门庆将她娶进家门,西门庆次日归家与金莲、月娘商议,金莲表面应承,月娘明确反对。

光阴迅速,日月如梭。西门庆在家看管起盖花园,约有一个月有余。却在三月上旬,乃花子虚百日。李瓶儿预先请过西门庆去和他计议……(第十六回)

李瓶儿道:“……这三月初十日,是他百日,我好念经烧灵。”西门庆应诺,与妇人歇了一夜,到次日,一五一十,对潘金莲说了。……这西门庆一直走到月娘房里来,月娘正梳头。西门庆把李瓶儿要嫁一节,从头至尾听说一遍。(第十六回)

五月初五,李瓶儿与西门庆商议过门之日。

光阴迅速,西门庆家中已盖了两月房屋。……一日,五月蕤宾佳节……。李瓶儿治了一席酒,请过西门庆来。一者解粽,二者商议过门之日。

五月十五,西门庆与应伯爵贺生日,李瓶儿在家念经烧灵;晚夕西门庆在李瓶儿家过夜,李亲自包羊肉扁食与西门庆吃。

单等五月十五日,妇人请了报恩寺十二众僧人,在家念经除灵。西门庆那日封了三钱银子人情,与应伯爵做生日。

五月二十日,帅府周守备生日,西门庆赍礼庆贺;

贺毕归李瓶儿家,商定二十四日行礼,六月初四日迎娶;

是日晚夕,西门大姐、陈经济夫妇为避祸从东京带着家活箱笼投奔而来,西门庆得知朝中靠山坏事,忙差家人上京打点,从此大门紧闭,花园停工。

话说五月二十日,帅府周守备生日,西门庆那日封五星分资,两方手帕,……往他家拜寿。(第十七回)

李瓶儿叫迎春盒儿取出头面来,与西门庆过目,……单等二十四日行礼,出月初四日准娶。(第十七回)

“……仲夏二十日,洪再拜。”(第十七回)

五月底至六月初旬,李瓶儿苦等西门庆不至,忧闷成疾。

妇人又等了几日,看看五月将尽,六月初旬时分,朝思暮盼,音信全无。梦攘魂劳,佳期间阻。(第十七回)

六月十八日,李瓶儿招赘蒋竹山;大约与此同时,西门庆家人来旺来保在东京行贿打点,始转危为安,门户重开,花园复工。

到次日,就使冯妈妈通信过去,择六月十八日大好日期,把蒋竹山倒踏门招进来,成其夫妇。(第十七回)

(蒋竹山)先用言以挑之,因说道:“小人不敢动问,娘子青春几何?”妇人道:“奴虚度二十四岁。”(第十七回)按,此年李瓶儿应是二十五岁。

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饥餐渴饮,带月披星。有日到东京,进了万寿城门,投旅店安歇。(第十八回)

七月中旬,西门庆得知李瓶儿再嫁,耿耿于怀;潘金莲因此事从中挑唆,致令西门庆与吴月娘反目;西门庆安排陈经济到花园管工,经济始有机会接近女眷,初遇潘金莲即互相倾心,从此两人暗中调情不断。

一日,七月中旬时分,金风淅淅,玉露冷冷。(第十八回)

那时正值七月二十头天气,夜里有些余热,这潘金莲怎生睡得着。(第十八回)

八月初旬,西门家花园卷棚完工,众女眷游赏新花园;夏提刑生日,西门庆到贺,吃毕生日酒出来在路上收买地痞二人,指使他们寻衅殴打蒋竹山;蒋被诬赖债,限期偿还,李瓶儿代为偿还后借故将其逐出家门。

话说西门庆家中起盖花园卷棚,约有半年光景,装修油漆完备,前后焕然一新。……一日,八月初旬天气,与夏提刑做生日。在新买庄上摆酒,叫了四个唱的,一起乐工,杂耍步戏。(第十九回)

李瓶儿招赘了蒋竹山,约两月光景,……(第十九回)

八月十五日,吴月娘生日,李瓶儿送寿礼;西门庆得知李有悔意,同意娶进家中。

一日,八月十五日,吴月娘生日,家中有许多堂客来,在大厅上坐。(第十九回)

八月二十日,迎娶李瓶儿。

雇了五六付扛,整抬运四、五日。西门庆也不对吴月娘说,都堆在新盖的玩花楼上。择了八月二十日,一顶大轿,一疋缎子红,四对灯笼,派定玳安、平安、画童、来兴四个跟轿,约后晌时分,方娶妇人过门。(第十九回)

八月二十二日,半夜李瓶儿上吊寻死。

这妇人见汉子一连三夜不进他房来,到半夜打发两个丫鬟睡了,饱哭了一场,可怜走在床上,用脚带吊颈,悬梁自缢。(第十九回)

八月二十三日,晚夕,西门庆责打李瓶儿后终于为其所感,与之和好;孟、潘等人在外潜听西门庆责罚李瓶儿消息。

次日,晌午前后,李瓶儿才吃些粥汤儿。(第十九回)

到晚夕,见西门庆袖着马鞭子,进他房中去了。(第十九回)

玉楼恐怕西门庆听见,便道:“五姐,咱过那边去罢。”拉金莲来西角门首站立。那时八月二十头,月色才上来。站在黑(头)〔影〕里,金莲吃瓜子儿,两个一处说话,等着春梅出来问他话。

八月二十五日,西门庆家中吃会亲酒;月娘见家中众人趋奉李瓶儿,心中不快。

话休饶舌,不觉到二十五日,西门庆家中吃会亲酒,插花筵席,四个唱的,一起杂耍步戏。(第二十回)

十一月下旬(二十四日),西门庆来到院中,发现李桂姐私接他客,大闹一场;回到家中发现月娘焚香拜祷,深受感动,遂与之和好如初。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又)〔才〕见中秋赏月;忽然菊绽东篱。空中寒雁向南飞,不觉雪花满地。一日,十一月下旬天气,西门庆在友人常时节家,会(答)〔茶〕饮酒。(第二十回)按:由后日是孟玉楼生日(十一月二十六)得知本日乃二十四日。

话说西门庆从院中归家,已一更天气。到家门首,小厮叫开门,下马,踏着那乱琼碎玉,到于后边仪门首。(第二十一回)

十一月二十五日,众妾妇置酒庆贺、赏雪。

却表次日大清早晨,孟玉楼走到潘金莲房中,未曾进门,先叫道……(第二十一回)

十一月二十六日,西门庆在应伯爵等的怂恿下,重回院中与桂姐和好,晚夕回家与玉楼上寿。

却说次日雪晴,应伯爵、谢希大受了李家烧鹅瓶酒,恐怕西门庆动意摆布他家,敬来邀请西门庆进里边陪礼。(第二十一回)

那时十一月廿六日,就是孟玉楼寿日,家中置酒等候不题。(第二十一回)

从十一月半头,西门庆看上仆人来旺的老婆宋惠莲,将来旺支到杭州置办衣物;十一月二十七日,孟玉楼正生日,西门庆赏与宋惠莲一条别样颜色的裙子;玉楼生日后某日,在玉箫的协助下,西门庆与宋惠莲勾搭成奸。

话说次日有吴大妗子、杨姑娘、潘姥姥众堂客,都来与孟玉楼做生日。(第二十二回)

一日,设了条计策,教来旺儿押了五百两银子,往杭州替蔡太师制造庆贺生辰锦绣蟒衣,并家中穿的四季衣服,往回也有半年期程。约从十一月半头,搭在旱路车上,起身去了。(第二十二回)

须臾,过了玉楼生日。一日,月娘往对门乔大户家吃生日酒去了。约后晌时分,西门庆从外来家,已有酒了……。(第二十二回)

腊月初八,伶人李铭在西门家中教唱,因带醉摸了春梅的手,被春梅痛骂一顿;后告知西门庆,将其赶出家门。

一日,腊月初八日,西门庆早起,约下应伯爵,与大街坊尚推官家送殡。(第二十二回)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4 11: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金学同好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09-10-14 14: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学术含量甚高,加为精华贴置顶。
发表于 2009-10-14 16: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幸会!

这种帖子一目了然,对大家都有帮助。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4 16: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支持,还望多加指正!
发表于 2009-10-28 01: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根据梅节等金学家的研究成果,词话本来源于艺人现场演出的纪录,未经文人整理润色,因此前后错漏、文意不通者不胜枚举,凡涉及时间问题前后有误不通的,加按语简要说明;" 切不可听信"金学家的"研究成果, 词话本不可能来源于艺人演出的纪录. 对于时间问题, 也不可太过胶拄鼓瑟. 53 -57 回这几回的"陋儒补缺", 已可彰显原作之不易替代, 果真有艺人现场的演出纪录, 沈德符焉能遍寻不得? 金瓶梅抄本仅出于有限的几个人, 且不全, "艺人现场的演出纪录"会有如此难得?? 金瓶梅适合演唱吗?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8 10: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进展比较缓慢,目前刚到第35回,准备把第五年(22回至39回前半)弄完再发上来。

本表仅仅是将金瓶梅词话全书的情节做个大致梳理,并非有意考证些什么,所持观点也基本是参照目前一些权威专家的说法,笔者本人并未有什么创见。关于文人说还是艺人说,这个争论也不是您一句不可能就能解决得了的,双方论点都能持之有据,似乎还不足以到决出胜负的程度。我仅仅是根据我阅读原书和参照其他宋元话本的感觉,目前比较倾向艺人说,持此说者也并非梅节一人

发表于 2009-10-28 2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文人说还是艺人说,这个争论也不是您一句不可能就能解决得了的,双方论点都能持之有据,似乎还不足以到决出胜负的程度。"

这个说的中肯.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08: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年(政和六年丙申,公元1116年)

正月初四,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三人下棋打赌,瓶儿赌输做东,买猪头让宋惠莲烧熟。

话说一日腊尽阳回,新正佳节,西门庆贺节不在家,吴月娘往吴大妗子家去了。午间孟玉楼、潘金莲,都在李瓶儿房里下棋。(第二十三回)

月娘道:“明日就是初五日,〔我〕先起罢,使小厮叫郁大姐来。”于是李娇儿占了初六,玉楼占初七,金莲占了初八日,金莲道:“只我便益,那日又是我的寿酒,又该我摆酒,一举而两得。”(第二十三回)

正月初十,李瓶儿置酒请众妻妾,孙雪娥推故不至;晚夕,西门庆酒后趁机与宋惠莲在藏春坞私会,潘金莲在外窃听二人私语;宋言语中对潘颇多不敬,潘怀恨在心。

看看到初十日,该李瓶儿摆酒,使绣春往后边请雪娥去,一连请了两替,答应着来,只顾不来。(第二十三回)

西门庆道:“你今日不出去,在后边晚夕咱好生耍耍。”(第二十三回)

正月十一,潘金莲向惠莲暗示已知昨晚谈话内容以示警告,宋对潘曲意逢迎。

晚景题过,到次日清早辰,老婆先来,穿上衣裳,鬔着头,走出来。(第二十三回)

正月十六日,合家饮酒欢度灯节,众女眷来到街上走百病,一路上陈经济与潘金莲、宋惠莲调情不断。

话说一日,天上元宵,人间灯夕,西门庆在家厅上张挂花灯,铺陈绮席。正月十六,合家欢乐饮酒。(第二十四回)

正月十七日,荆都监来拜,因延误上茶,来保妻惠祥受到西门庆责罚,将怨气撒到宋惠莲身上,与之发生口角。

次日早辰梳洗毕,也不到铺子内,径往后边吴月娘房里来。(第二十四回)

那日西门庆在李瓶儿房里宿歇,起来的迟,只见荆千户新陛一处兵马都监来拜。(第二十四回)

三月初清明前,西门家众女眷在花园打秋千。

话说烧灯已过,又早清明将至。……先是吴月娘花园中扎了一架秋千,至是西门庆不在家,闲率众姊妹每游戏一番,以消春昼之困。(第二十五回)

约三月中旬,来旺从杭州回来,孙雪娥向他透露惠莲私通主人事。

话分两头,却表来旺儿往杭州织造蔡太师生辰衣服回,还押还许多驮垛箱笼船上,先走来家。(第二十五回)

三月二十五日,来旺酒醉恨骂西门庆、潘金莲,为来兴告发到潘金莲那里;西门庆应允宋惠莲三月二十八日派来旺押蔡太师生辰担上京。

一日,来旺儿吃醉了,和一般家人小厮在前边恨骂西门庆。(第二十五回)

西门庆至晚来家,只见金莲在房中,云鬟不整,睡搵香腮,哭的眼坏坏的。(第二十五回)

三月二十六日,西门庆听信潘金莲之言,改变主意

到了次日,西门庆在厅坐着,叫过来旺儿来:“你收拾衣服行李,赶后日三月二十八日起身,往东京押送蔡太师生辰担去;回来我还打发你杭州做买卖去。”(第二十五回)按:由“后日三月二十八日”得知此日是二十六日,其前后数日的日期也就知道了。

话说西门庆听了金莲之言,变了卦儿。(第二十六回)

三月二十七日,来旺整装待发,西门庆却改派来保和吴主管次日上京。

到次日,那来旺儿收拾行李,伺候装驮垛起身上东京。(第二十六回)

西门庆就把生辰担,并细软银两,驮垛书信,交付与来保和吴主管,(五)〔三〕月廿八日起身,往东京去了,不在话下。(第二十六回)

三月二十八日,西门庆假意赠予来旺银两令其开店铺,晚夕却设下圈套栽赃陷害来旺。

到次日,走到后边,串作玉箫房里,请出西门庆,两个在厨房后墙底下,僻静处说话,玉箫在后门首替他观着风。(第二十六回)

也是合当有事,刚睡下没多大回,约一更多天气,将人才初静时分,只听得后边一片声叫赶贼。(第二十六回)

三月二十九日,一早就将来旺押到提刑院。

到天明,西门庆写了柬帖,叫来兴儿做证见,揣着状子,押着来旺儿往提刑院去。(第二十六回)

四月上旬,西门庆行贿,将来旺判递解原籍徐州。

可怜这来旺儿在监中,监了半月光景,没钱使用,弄的身体狼狈,衣服蓝缕,没处投奔。(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如此这般,对宋仁哭诉其事,打发了他一两银子,与那两个公人一吊铜钱、一斗米,路上盘缠。哭哭啼啼,从四月初旬,离了清河县,往徐州大道而来。(第二十六回)

四月中旬,某日宋惠莲从小厮口中得知真相,悲痛欲绝,上吊寻死被人及时救下。

一日,风里言风里语,闻得人说:“来旺儿押出来,在门首讨衣箱,不知怎的去了。”这妇人几次问众小厮每,都不说。忽见(钺)〔玳〕安跟了西门庆马来家,叫住问他:“你旺哥在监中好么?几时出来?”(钺)〔玳〕安道:“嫂子,我告你知了罢,俺哥这早晚到流沙河了。”(第二十六回)

四月十八日,李娇儿生日,孙雪娥与宋惠莲发生口角冲突,惠莲气愤绝望,自缢身亡。

一日,也是合当有事。四月十八日,李娇儿生日。院中李妈妈并李桂姐,都来与他做生日,吴月娘留他同众堂客在后厅饮酒。(第二十六回)

走到房内,倒插了门,哭泣不止。哭到掌灯时分……,可怜这妇人忍气不过,寻了两条脚带,拴在门楹上,自缢身死,亡年二十五岁。(第二十六回)

四月下旬,来保从东京干事回来,西门庆准备六月十五给蔡太师的寿礼。

话说来保,正从东京来下头口,在卷棚内回西门庆话,具言……(第二十七回)

西门庆刚了毕宋惠莲之事,就打点三百两金银,交(赖)〔顾〕银率领许多银匠,……不消半月光景,都攒造完备。(第二十七回)

五月二十八日,来保和吴主管押送蔡太师寿礼生辰担上京。

着来保同吴主管,五月二十八日离清河县,上东京去了,不在话下。(第二十七回)

六月初一,酷暑炎天,西门庆在花园中翡翠轩、葡萄架等处与李瓶儿、潘金莲等众妾妇宣淫佚乐。

过了两日,却是六月日初一日,即今到三伏天。(第二十七回)

六月二日,潘金莲失鞋,为陈经济所得,经济因鞋戏金莲;在潘金莲挑唆下,西门庆怒打小铁棍;铁棍受伤,一丈青惜子骂主。

一宿晚景题过。到次日,西门庆往外边去了,妇人约饭时起来,换睡鞋。(第二十八回)

六月三日,潘金莲得知一丈青骂自己,挑唆西门庆赶来昭一家三口到狮子街看守房屋。

话说到次日,潘金莲早起,打发西门庆,记挂着要做那红鞋。(第二十九回)

六月上旬,某日周守备推荐吴神仙到西门家为众人看相算命;午后,西门庆与潘金莲同浴兰汤,极尽鱼水之欢。

一日正在前厅坐,忽有看守大门的平安儿来报:“守备府周爷差人送了一位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相面">相面ersonName>先生,名唤吴神仙,在门首伺候见爹。”(第二十九回)按:据前文所述西门庆年龄情况,本年西门庆是三十一岁。此处说二十九岁,或许是艺人随讲随编,无暇顾及前后情节统一,致使自相矛盾;亦有可能是记录者或润色者有意为之,或有寓意在其中。

正值日当午时分,只闻绿阴深处,一派蝉声;忽然风送花香,袭人扑鼻。(第二十九回)

六月中旬,来保、吴主管上京送寿礼,拜见太师,面赐西门庆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一职;翟管家托付西门庆物色女子做妾。

单表来保同吴主管押送生辰担,自从离了清河县,一路朝登紫陌,暮践红尘,饥餐渴饮,夜住晓行。正值大暑炎蒸天气,烁石流金之际,路上十分难行。……到次日,赍抬驮箱礼物,径到天汉桥蔡太师府门前伺候。(第三十回)

六月二十一日,李瓶儿生下一子,命名官哥儿

且说一日三伏天气,十分炎热。(第三十回)

良久,只听房里呱的一声,养下来了。蔡老娘道:“对当家的老爹说,讨喜钱,分娩了一位哥儿。”……时宣和四年戊申六月廿一日也。(第三十回)按:据书中时代背景,本年乃政和六年丙申,此处流年暗换,亦不知是无意失误还是有意为之。另,后文五十九回写官哥儿夭折,却说生日是六月廿三日,又是前后不一之处。

六月二十二日,来保、吴主管到家,西门庆得子加官,双喜临门。

次日巴天不明早起来,拿十副方盒,使小厮各亲戚邻友处,分投送喜麵。(第三十回)

六月二十三日,官哥儿洗三,众亲友齐来庆贺。

到次日洗三毕,众亲邻朋友一概都知西门庆第六个娘子新添了娃儿。(第三十回)

六月二十四日,西门庆赶制官服,吴典恩央及应伯爵找西门庆借一百两银子以备上任各项应酬花销。

话说西门庆,次日使来保提刑所,本县下文书,一面使人做官帽。又唤赵裁率领四五个裁缝,在家来裁剪尺头,攒造衣服。(第三十一回)

六月下旬,本县李知县送来一名擅长南曲的小郎来答应,西门庆将其改名为书童;祝日念也送来一名小厮,改名为棋童。

那时本县正堂李知县,会了四衙同僚,差人送羊酒贺礼来。(第三十一回)

七月二日,西门庆正式走马上任,衙门摆酒庆贺。

西门庆教阴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阳徐">阳徐ersonName>先生择定七月初二日青龙金匮黄道,宜辰时到任……(第三十一回)

上任日期,在衙门中摆大酒席桌面,出票拘集三院乐工(牌)〔俳〕色长承应,吹打弹唱,后堂饮酒。(第三十一回)

七月二十一日,吴月娘摆酒与众堂客贺官哥弥月;玉箫暗送酒菜与书童,被琴童将银壶暗藏,引发一场藏壶风波;西门庆凑集七百两银子买了乔大户家房子。

光阴迅速,不觉李瓶儿坐褥一月将满。吴大妗子、二妗子、杨姑娘、潘姥姥、吴大姨、乔大户娘子,许多亲邻堂客女眷,都送礼来,与官哥儿做弥月。(第三十一回)按:由后文推知本日是二十一日。

书童道:“爹今日与县中三宅华主簿老爹送行,在皇庄薛公公那里摆酒,来家早下午时分。我听见会下应二叔今日兑银子,要买对门乔大户家房子,那里吃酒罢了。”(第三十一回)

七月二十二日,西门庆请众官客来家吃官哥满月酒,席间上演杂耍扮戏。

少顷,西门庆出来,就叫书僮吩咐在家,别往那去了。先写十二个请帖儿,都用大红纸封套,二十二日请官(家)〔客〕吃庆官哥儿酒。(第三十一回)

西门庆道:“你每两个再住一日儿,到二十(八)〔二〕日我请你帅府周老爹和提刑夏老爹、都监荆老爹、管皇庄薛公公和砖厂刘公公,有院中(亲)〔杂〕耍扮戏的,教你二位只专递酒。”……次日,西门庆在大厅上锦屏罗列,绮席铺陈,预先发柬请官客饮酒。按:上文言“二十二日请官客吃庆官哥儿酒”,此处云二十八日,必有一误,官哥生于六月廿一日,庆满月不可能延至七月二十八日,故知二十八日乃二十二日之误,后文周守备言“今日西门大人喜事,又是华诞”,似本日确是二十八日西门寿诞,此前后矛盾之处当是讲唱阶段不可避免的疏忽造成的。

七月二十三日,西门庆请本县四宅官员吃酒。

话说当日众官饮酒席散,西门庆还留吴大舅、二舅、应伯爵、谢希大后坐,打发乐工等酒饭吃了。分付:“你每明日还来答应一日,我请县中四宅老爹吃酒,俱要齐备些才好。临了,等我一总赏你每罢。”(第三十二回)

到次日,西门庆请本县四宅官员,先送过(贺礼)〔礼,贺〕西门庆才生儿。(第三十二回)

七月二十四日,西门庆请众亲朋并会中兄弟吃酒;李桂姐早来,拜月娘为干娘;应伯爵席间与众妓女打诨说笑;潘金莲借故将官哥抱出,举过头顶,惊吓得官哥夜晚睡不安稳,哭闹不停。

西门庆分付:“你二位后日还来走走。再替我叫两个,不拘郑爱香儿也罢,韩金钏儿也罢,我请亲朋友吃酒。”……西门庆道:“那日请乔老、二位老舅、花大哥、沈姨夫、并会中列位兄弟,欢乐一日。”(第三十二回)

且说李桂姐到家,见西门庆做了提刑官,与虔婆铺谋定计,次日买了……绝早坐轿子先来,要拜月娘做干娘,他做干女儿。(第三十二回)

七月二十五日,吴月娘请刘婆子医好了官哥;由应伯爵中介,西门庆以四百五十两银子盘下湖州客商何官儿的丝线,在狮子街新开绒线铺;伯爵举荐一名伙计韩道国,协助来保经营绒线铺。

到次日,打发西门庆早往衙门中去了。使小厮请了刘婆来看了,说是着了惊。(第三十二回)

八月十五日,吴月娘生日,摆酒宴请众堂客;晚夕李瓶儿推西门庆到潘金莲房中睡。

光阴迅速,日月如梭,不觉八月十五日月娘生辰来到。请堂客摆酒,留下吴大妗子、潘姥姥、杨姑娘并两个姑子住两日,晚夕宣诵唱佛曲儿,带坐到二三更分歇。(第三十三回)

八月十六日,金莲、潘姥姥与李瓶儿吃酒,陈经济因遗失钥匙在金莲处而被罚唱曲;月娘与众妾到乔大户家看房子,登楼时不慎跌脚而小产。

到次日与了潘姥姥一件葱白绫袄儿,两双段子鞋面,二百文钱。(第三十三回)

那潘金莲和李瓶儿匀了脸,伺潘姥姥往后来陪大妗子、杨姑娘吃酒。到日落时分,与月娘送出大门,上轿去了,都在门里站立。(第三十三回)

八月十七日,月娘与玉楼商议,将小产事瞒住,不使西门庆知晓。

到次日,玉楼早辰到上房,问月娘:“身子如何?”(第三十三回)

八月十九日,绒线铺伙计韩道国之弟韩二与其妻通奸,被一起浮浪子弟当场捉奸,解到厢铺里待见官;韩道国请应伯爵出面央及西门庆平息此事,西门庆即派人令铺中放了韩妻王六儿,明早将其余人等解到提刑院受审。

单表那日韩道国铺子里不该上宿,来家早,八月中旬天气,……(第三十三回)

八月二十日,西门庆到衙门里将一起滋事之人责打收监,众人亲戚凑银子求应伯爵说情。

这韩道国又送了节级五钱银子,登时问保甲查写了那几个名字,送到西门庆宅内,单等次日早解。过一日,西门庆与夏提刑两位官〔府〕到衙门里坐厅。(第三十四回)

八月二十一日,应伯爵转央书童向西门庆求情;书童恃宠揽事,托李瓶儿向西门庆求情,其间与平安发生矛盾;平安怀恨,在潘金莲面前挑唆进谗。

书童道:“二爹前日说的韩伙计那事,爹昨日到衙门里,把那伙人都打了收监。明日做文书,还要送问他。”(第三十四回)

金莲道:“你爹想必衙门里没来家?”平安道:“没来家?门外拜了人,从后晌就来家了,在六娘房里吃的好酒儿。……”(第三十四回)

八月二十二日,西门庆将众犯与韩二释放;来安将平安进谗的消息透露给书童。

话说西门庆早到衙门,先退厅与夏提刑说:“此四人再三寻人情来说,交将就他。”(第三十五回)

八月二十三日,潘金莲借故找西门庆索要与吴大妗做三日的拜钱贺礼;西门庆借未能阻止白来创闯入家中而重责平安。

到次日,西门庆早辰约会了,不往衙门里去,都往门外永福寺,置酒与须坐营送行去了。直到下午时分,才来家。(第三十五回)

八月二十四日,月娘等众女眷到吴大妗家做三日;韩道国送谢礼,西门庆宴留韩并应、谢二人,席间书童妆旦唱南曲;晚夕月娘等人返家,发生灯笼风波。

西门庆在厢房中,看着陈经济、书童封了礼物尺头,写了揭帖,次日早打发人上东京,送蔡驸马童堂上礼,不在话下。到次日,西门庆往衙门里去了。吴月娘与众房共五顶轿子,……往吴大妗家做三日去了。(第三十五回)

落后上了拜,堂客散时,月娘和四位轿子,只打着一个灯笼,况是八月二十四日,月黑的时分。(第三十五回)按:此日方明确交代日期,由此逐日上推,知韩家出事是在十九日。

八月二十五日,贲四悔昨日席间失言,向应伯爵送银三两,以表歉意;西门庆与夏提刑迎接新巡按;翟管家来信询问物色女子事,并告知太师假子蔡状元回籍省亲,途径清河,望代为款待。

贲四果然害怕,次日封了三两银子,亲到伯爵家磕头。(第三十五回)

话说次日西门庆早与夏提刑出郊外接了新巡按,又到庄上犒劳做活的匠人,至晚来家。(第三十六回)

八月二十六日,西门庆与翟管家回书;月娘托冯妈、薛嫂等媒婆物色好女子。

次日,下书人来到。西门庆亲自出来,问了备细。又问蔡状元几时船到,好预备接他。(第三十六回)

八月末,西门庆迎接款待蔡状元、安进士,临行各有厚礼馈赠。

一日,西门庆使来保往新河口,打听蔡状元船只,原来和同榜进士安忱同船。……次日到了,就同安进士进城拜西门庆。(第三十六回)

到次日,蔡状元、安进士跟从人夫轿马来接。(第三十六回)

九月初,冯妈物色到韩伙计女儿爱姐,向西门庆推荐,西门庆同意并为之备办嫁妆。

一日,骑马带眼纱在街上喝道而过,撞见冯妈妈,便教小厮叫住问他:“爹说问你寻的那女子怎样的?如何不往宅里回话去?”(第三十七回)

〔过〕两日,西门庆正在前厅坐的,忽见冯妈妈来回话,拏了帖儿与西门庆瞧。(第三十七回)

话休饶舌,过了两日,西门庆果然使小厮接韩家女儿。(第三十七回)

九月十日,西门庆派人与来保、韩道国一起,护送爱姐上京。

西门庆又替他买了半嫁妆,……非止一日,都治办完备,写了一封书信,择定九月初十日起身。……来保、韩道国雇了四乘头口,紧紧保定车辆暖轿,送上东京去了不题。(第三十七回)

九月中旬,经冯妈妈牵线搭桥,西门庆与韩道国老婆王六儿勾搭成奸;买了一名丫头改名作锦儿供王六儿使唤。

一日,西门庆无事,骑马来狮子街房里观看,冯妈妈来递茶。(第三十七回)

到次日,西门庆来到,一五一十,把妇人话告诉一遍。(第三十七回)

九月十七日,冯妈妈被小厮画童叫了来家,与瓶儿、月娘等人周旋敷衍;应伯爵介绍揽头李智、黄四向西门庆借银一千五百两,利息五分;韩二酒醉到王六儿家滋事,被王六儿赶走。

一日,小厮画童儿撞见婆子,〔叫了〕来家。(第三十七回)

婆子道:“谢不谢,随他了。他连今才去了八日,也得〔月〕尽头才得来家。”(第三十七回)按:韩道国上京在九月十日,由此知本日乃是十七日。

九月十八日,西门庆将韩二拿到提刑院夹打二十板。

到次日早,衙门里,差了两个缉捕,把二捣鬼拏到提刑院……(第三十八回)

九月下旬,来保与韩道国从东京回来;王六儿将西门庆包占一事告诉韩道国,与之达成共识;西门庆赠送给夏提刑一匹黄马。

迟了几日,来保、韩道国一行人东京回来,备将前事对西门庆说:……(第三十八回)

一日,西门庆同夏提刑衙门回来。(第三十八回)

十月中旬,某日夏提刑置酒宴请西门庆,答谢送马之情;西门庆晚夕来家归瓶儿房中,潘金莲空房难耐,弹琵琶唱曲以遣其闷;西门庆听到,与瓶儿来到金莲房中,强拉过去下棋饮酒,夜宿金莲处。

过了两月,乃是十月中旬时分。(第三十八回)按:前文来保、韩道国回家时已到九月下旬,因此此处“过了两月”明显系讹误。

十月下旬至十一月,西门庆为王六儿在狮子街石桥东边花一百二十两银子买了一所门面两间到底四层的房屋,从此韩道国只在铺中上宿,教老婆在家陪西门庆淫乐。

不料西门庆外边又刮刺上了韩道国老婆王六儿,替他狮子街石桥东边,使了一百廿两银子,买了一所门面两间,倒底四层房屋居住。……见一月之间,西门庆也来行走三四次,与王六儿打的一似火炭般热,穿着器用的,比前日不同。(第三十九回)

腊月上旬,西门庆准备送各衙节礼;预定来年正月间到玉皇庙为官哥建醮还愿。

看看腊月时分,西门庆在家乱着送东京并府、县、军卫、本卫衙门中节礼。(第三十九回)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09-11-3 10: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书是怎么读的啊。这么细也分出来了。佩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1-20 11:17 , Processed in 0.09499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