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7|回复: 7

[原创首发] 一个初步结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0 10: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8-6-10 21:29 编辑

  “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
  “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变革梨子,亲口尝一尝。”
  讨论《西游记》繁本、简本源流关系的论著很多。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中的早期观点主张“由简入繁”,后来他采纳了郑振铎先生的观点,认为是“删繁就简”。现在大家讨论得更细致了,比如:阳至和本与朱鼎臣本,谁根据谁改的?还有研究者认为阳至和本由简入繁,产生出世德堂本,世德堂本再删繁就简,产生了朱鼎臣本。这些文章好像都能言之成理。
  我呢,一直是相信鲁迅早期观点的,但
我也是迷信证据的。为了亲手找证据证明西游记确实是“由简入繁”,就下了个笨功夫,把手头能找到的全部版本的《西游记》(包括清代证道书系统)的第五回,逐字逐句比较一番,找出所有异文,然后对异文进行综合排比。比较的结果就是:“我错了。”
  因为目前只比较了第五回,所以找出来的证据太少。统计学认为,样本越少,偏离越严重。所以我目前的结论,仅仅是只采用第五回的材料得出的初步结论。

世德堂系统版本源流表.jpg

    “未知版本甲”的特征
    特征①
    世德堂本:“一朝,王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即着那红衣仙女、青衣仙女、素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黄衣仙女、绿衣仙女,各顶花篮,去蟠桃园摘桃建会。
    杨闽斋本:“一朝,王母娘娘设燕,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即着七衣仙女,各领花篮,去蟠桃园摘桃建会。”
    朱鼎臣本:“一朝,王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即着七衣仙女,各顶花篮,去蟠桃园摘桃。”
    阳至和本:“一朝圣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即着七衣仙女,各顶花篮,园内摘桃。”
    世德堂本作“即着那红衣仙女、青衣仙女、素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黄衣仙女、绿衣仙女”,杨闽斋本、朱鼎臣本、阳至和本一致,作“即着七衣仙女”。这个特征来自他们的共同祖本。
    特征
    世德堂本:“大圣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那些人都在这里。他就弄个神通,把毫毛拔下几根,丢入口中嚼碎,喷将出去,念声咒语,叫“变!”即变做几个瞌睡虫,奔在众人脸上。你看那伙人,手软头低,闭眉合眼,丢了执事,都去盹睡。
   杨闽斋本:“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管酒人都在守住,就弄个神通, 把毫毛拔下几根,丢入口中嚼碎,喷将出去,念声咒语,叫‘变!’即变做几个瞌睡虫,奔在众人脸上。一霎时那伙人,手软头低,闭眉合眼,都去盹睡。
    朱鼎臣本:“大圣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管酒人都在这里。他就弄个神通,喝声一‘变!’变做几个瞌睡虫,奔在众人脸上。你看那伙人,闭眉合眼,都去瞌睡。
    阳至和本:“大圣把那管酒人变做几个瞌睡。”
    世德堂本作“那些人”,杨闽斋本、朱鼎臣本、阳至和本一致,作“管酒人”。这个特征也来自他们的共同祖本:“未知版本甲”。

    “未知版本乙”的特征:
    ①世德堂本:“一日,见那老树枝头,桃熟大半,他心里要吃个尝新。奈何本园土地、力士并齐天府仙吏紧随不便。忽设一计道:‘汝等且出门外伺候,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那众仙果退。
    世德堂本“那众果退”,阳至和本无此语,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众果退”。
    ②世德堂本:“七仙女张望东西,只见向南枝上止有一个半红半白的桃子。青衣女用手扯下枝,红衣女摘了,却将枝子望上一放。
    世德堂本“青衣女用手扯下枝”,阳至和本作“青衣女攀枝”,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青衣女用手扯下”。
    ③世德堂本:“大圣闻言,回嗔作喜道:‘仙娥请起。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世德堂本“王母开阁设宴”,阳至和本无此语,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王母设宴”,无“开阁”。
    ④世德堂本:“一向要来望此老,不曾得来,今趁此残,就望他一望也好。
    世德堂本“今趁此残步”,阳至和本无此语。杨闽斋本、朱鼎臣本作:“一向要来望此老,今趁此残,就望他一望。”(朱鼎臣本无“就”字)。
    ⑤世德堂本:“这大圣直至丹房里面,寻访不遇,但见丹之傍,炉中有火。
    世德堂本“丹灶之傍”,批评本系统诸本皆同。非批评本系统内,阳至和本无此语。而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丹之旁”。
    ⑥世德堂本:“孙大圣不守执,自昨日出游,至今未转,更不知去向。
    世德堂本“不守执”,阳至和本无此语。而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不守执”。
    ⑦世德堂本:“今早帅众将与天王交战,把七十二洞妖王与独角鬼王,尽被众神捉了,我等逃生,故此该哭。这见大圣得胜回来,未曾伤损,故此该笑。
    世德堂本“我等逃生,故此该哭。这见大圣得胜回来,未曾伤损,故此该笑。”阳至和本无此语。而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皆作“我等逃生,在此迎接。”
    以上这些
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的共同特征,都来自他们的共同祖本:“未知版本乙”。

    过去常见所谓“繁本系统”、“简本系统”以及“删减本”等各种定义,我抛开成见,只从文本出发,寻求各版本的异文的异同,理出演变脉络,最终得出的初步结论就是:
    (一)世德堂本、杨闽斋本、朱鼎臣本、阳至和本,这四个版本之间没有直接的源流关系。
    (二)朱鼎臣本与杨闽斋本面貌相差很大,实际上二者的血缘关系最接近。
   
  
   
发表于 2018-6-10 19: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872014280088577961.jpg
发表于 2018-6-10 19: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的书<稗海红楼 ——古代小说版本DNA初探>中<《西游记》杨闽斋本是简本吗?——与刘世德先生商榷>里的《西游记》版本源流图。请参考。
发表于 2018-6-11 09: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非得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古本)呢?
发表于 2018-6-11 2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1、雖僅對比分析了第五回,然窺斑知豹,結論是顯而易見的;
2、如再有興趣任選一回比較,則更能佐證此論;
3、現代人看不清的,不妨相信卓吾老師的眼光。
发表于 2018-6-11 21: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非得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古本)呢?
其实,明代《西游记》版本源流全图就是这样表示的。从图中看,朱本、杨本和百回原本三者的共同祖本是同一个《西游记》古本。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将源流全图最上方的这一《西游记》古本称为“三共本”。
从版本流传的概率上讲,《西游记》古本三共本应该不是《西游记》古本谚解本,也不是《西游记》古本大典本。通过比较,我们认为三共本应是大典本这一类型版本的修改本。
朱本、杨本和百回原本后代的世本三者所共同具有的文字内容、文字形态应是三共本原有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用朱本、杨本、世本三者与大典本所存的“梦斩泾河龙”那一段来比较。比较后可知,三共本保留了这一故事的基本内容,只是文字量增大了,当然三共本的拥有者也作了一些修改,比如,将大典本这一类型版本中的两个渔翁,改为一个是渔翁,一个是樵子;将算卦的“袁守成”改为“袁守诚”;将“辰时布云,午时升雷,未时下雨,申时雨足”改为“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使得时辰相连,下雨量是相同的,为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将卦若不灵,算卦人自罚五十两银,改为龙王要将算卦人赶出长安城;将龙王所作的“申时布云,酉时降雨二尺”,改为“巳时方布云,午时发雷,未时落雨,申时雨止”,下了三尺零四十点;等等。总之,三共本的这些改动之处均被朱本、杨本、世本三者所继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6 20:24 , Processed in 0.1315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