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8|回复: 18

[交流讨论] 关于梅先生上海图书馆藏崇祯本《金瓶梅》观后琐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21: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7-10-13 07:52 编辑

今天偶然在网上有幸读到梅节先生关于崇祯上图甲本的文章。
虽然有一定收获但是感觉到许多问题依然没有澄清。
主要问题不在梅先生的分析对比,问题出在北大出版的崇祯本,这个垃圾版本上。
因此梅先生得出的结论水分太大。
猜想北大这套书原书就经过了多次拆解“金镶玉”装裱拼凑,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时有掺入了“天图本”,北大藏“第一奇书”本。因此形成了一个东拼西凑的版本。
可信度是不及格的。因此无法用它来与上图甲乙本对比。
本贴标题所指梅先生文章中例举第28,29回进行的比较中。北大本最不可靠。
无法判断是原书的状态,还是当今工人们“修补”热情所致。
因此,关于崇祯本的研究目前为止无法见到任何一套接近初刻的可信的适合研究用的影印本。
综合目前能见到的信息推测:
1.似乎上图甲本是最佳版本,最接近或者即是(或者一部分是)初刻本。
2.日本天理大学本很可能与上图甲本相同或最接近。同属初刻或部分初刻。
3.上图乙本和天图本很接近,属于初刻的翻刻本。
4.日本内阁本是依据初刻(上图甲,天理本),进行的重刻(重新布排版式)。
因此金瓶梅版本继承基本如下图。
Untitled-1.jpg
上面的图还漏掉了一个首图本。应该在日本内阁本之下是继承了内阁本的传承。属于重孙辈的。

发表于 2017-10-12 22: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本人对版本研究太少,请教楼主:
一、目前介休等词话本能否说明是崇祯本的祖本?还是更早的词话本更可能是崇祯本的祖本?
二、上图甲、乙、天理本在网上有资源吗?能否跟北大本、日本内阁本对照?
三、日本内阁多大程度保存了上图甲等的面貌?
发表于 2017-10-13 00: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关于词话和绣像谁先谁后还没有定论,南洋出版社的董玉振就认为后者先于前者
发表于 2017-10-13 06: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当时看梅先生的文章,也有类似的结论,但想再收集一些其它的资料,所以就担搁下了。
所以我曾经想呼吁一下当务之急是尽快安排出上图甲的影印本!
发表于 2017-10-13 07: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10-13 09:56 编辑
332191981 发表于 2017-10-13 00:40
现在关于词话和绣像谁先谁后还没有定论,南洋出版社的董玉振就认为后者先于前者

  对金瓶梅的版本源流方面的考据文章,我都没有拜读过,所以两种观点我都不知道其依据。但是从语言风格来看,绣像本恐怕不可能早于词话本。因为词话本的一些元明方言、熟语等费解之处(以及讹误之处),绣像本大多没有,读起来一清如水。很难想象词话本改造绣像本的时候,语言的表达上偏偏只塞进一些费解和讹误的词语。反过来,若说绣像本删改词话本时,去除了一些因时代变迁已难以理解的词语,这就很合情合理了。
发表于 2017-10-13 07: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ren 于 2017-10-13 07:50 编辑

         看学者专家的研究文章,似乎上图甲乙两种质量均不佳,也是东拼西凑的产物,尤其是乙种。以下摘录梅节先生的原文:我们现在看到几个崇祯本,像内阁文库本,刻工虽非一人,但通部字体、版口都相当一致,没有断烂破残情况,显 示一个完整版本的概貌。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北京大学本,后者眉批有断烂,版刻字体有差异。但眉批保持较完整,很少刊落,书板也较清晰,拼凑的情况不很明显。 上图甲乙本的情况就差了。有些版的字体明显不同,版框的高度也不一(上面已经谈到)。这里举一个例子,甲本第十一、十二回首两页,刻本清晰,字体明显不 同。这几页还有一个特点,错字较多。如第十一回回目作“西门庆梳笼李佳姐”,“桂姐”误“佳姐”。一页B面“姐姐如何闷闷的不言悟”,“语”误“悟”。 “假意戏他道”行间侧批“过从此一戏骂起”,“祸”误“过”。根据这些特点,如第三十回第十页,字体相同,A面一行“只低着头弄裙带子”,“头”误“口” (乙本不误,因此页所用版非同甲本)。还可以举一些,但太烦琐,研究者如有兴趣可自己查阅。甲乙两本这种版口、字体参差的情况,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这些 本子是不是后期利用不同的本子的残版,拼凑起来的杂拼本呢? 相比而言,词话本比绣像本明朗多了,没这么复杂。

发表于 2017-10-13 0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少平 发表于 2017-10-13 07:33
对金瓶梅的版本源流方面的考据文章,我都没有拜读过,所以两种观点我都不知道其依据。但是从语言风格来 ...

以下为南洋出版社版金瓶梅序言:
南洋观点及提出的证据显示绣像先于词话,而且据南洋称目前还没有人能反驳其观点

版本探源

由于《金瓶梅》出现的时代较为久远,内容中有不少倍受争议的淫秽描写,出现过一些经随意删改而成的所谓“古本”和“真本”;这类本子至今还在对《金瓶梅》的初读者造成误导。因此,有必要对《金瓶梅》的版本演化作个简单介绍,以供读者参考。这也是本出版社在版本选择时无法回避的考虑内容。同时,笔者本人的一些阅读发现,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和读者分享。

《金瓶梅》在版本演变过程中,传世的有三个主要版本(或系统):一是刊刻于明朝万历年间的《新刻金瓶梅词话》(简称“词话本”),二为刻印于明崇祯年间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简称“崇祯本”),另一个版本是清朝康熙年间张竹坡修改评点的《第一奇书金瓶梅》(简称“第一奇书”)。

在这三个版本中,“第一奇书”是在崇祯本的基础上稍加修改而成(崇祯本中有关“抗金”的描述不能不改,否则,清朝的文字狱将断送它的流传;这也是为什么“第一奇书”是清一代最流行的版本),这在学术界没有什么异议。而词话本和崇祯本的关系,则存在一些争论。

一种较普遍的看法是,词话本是崇祯本的祖本,崇祯本是在词话本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定本,即二者是“父子关系”;另一种较新的看法则认为二者是“兄弟关系”,即,都是从一个失传的更早版本(刻本或抄本)发展而来,即在崇祯本改写的过程中,并不是以词话本为蓝本。笔者是后一种观点的支持者。

第一种看法的理由是,崇祯本保留延续了词话本中不少的误刻之字,以及残存的崇祯本中,个别卷目有“词话”字样等。对崇祯本不收录词话本中的“欣欣子序”,持第一种看法的学者认为,崇祯本的改写者不同意欣欣子的“非淫书论”等观点。

相当多的证据显示,崇祯本的改写者和评点者是同一个人(第八十回的眉评“祭文大属可笑。惟其可笑,故存之”,是支持这一论点的直接证据)。“兄弟关系”论者则对上述崇祯本改写者不同意“欣欣子序”的论点,不予苟同,相反,他和欣欣子的观点相当一致,从其评点中可见一斑。第一百回的眉评“读此书而以为淫者、秽者,无目者也。”和欣欣子的“非淫书论”吻合,而和崇祯本所保留的东吴弄珠客所作序观点相反。合理的解释就是,崇祯版的改写者无意删除原有的序,只是没有见到“欣欣子序”罢了。



笔者本人在读崇祯本时,注意到第三十回的一个眉批:“月娘好心,直根烧香一脉来。后五十三回为俗笔改坏,可笑可恨。不得此元本,几失本来面目”。此眉批包含一些重要的信息:所提“五十三回”是指的是词话本,还是崇祯本?崇祯本的第五十三回并没有文字对“月娘好心”构成挑战,也没有评点批驳其内容,倒是词话本第五十三回中,月娘更显小家子气,西门庆在月娘房中用胡僧药反而让月娘期待,与月娘的形象向背。但现在金学研究的学者们普遍认为:崇祯本的五十三、四回被俗笔改坏,笔者实没发现其坏在何处。学者们是否误解了一些古老的相关论述,并进而在“前人说你坏你必然坏”的前提下寻找“坏”的证据,亦未可知。细览崇祯本评点和“第一奇书”上张竹坡的评点,对这两回给予了较正面的评价:写月娘得子,崇祯本眉批赞之为“春秋妙笔”,旁评中更出现四个“妙”;张竹坡则多处评点这两回文字和前后文之间的精妙联系。无论是崇祯本还是“第一奇书”,这两回的评点处不少,无一评点对文笔和情节提出责斥,反而不乏赞叹处。现代金学研究的学者们很可能误解了“五十三、四回被俗笔改坏”这一论述的针对目标。

就第五十四回来看,崇祯本也比词话本高明。他缺少一些重要的内容,而导致故事情节出现脱节,如,词话本第五十五回,写到陈经(敬)济和潘金莲乘西门庆去了东京之机,他们的一次幽会;潘金莲道:“你这负心的短命贼囚,自从我和你在屋里被小玉撞破了去后,如今一向都不得相会……”,然而,“被小玉撞破”在之前的章节中没有任何的交代;而在崇祯本第五十四回中,写到西门庆被应伯爵请去吃酒,陈敬(经)济急不可待地到潘金莲房里来幽会:“金莲道:‘碜说嘴的,你且禁声。墙有风,壁有耳,这里说话不当稳便。’说未毕,窗缝里隐隐望见小玉手拿一幅白绢,渐渐走近屋里来,又忽地转去了。金莲忖道:‘这怪小丫头,要进房却又跑转去,定是忘记甚东西。’知道他要再来,慌教陈敬济:‘你索去休,这事不济了。’敬济没奈何,一溜烟出去了。果然,小玉因月娘教金莲描画副裙拖送人,没曾拿得花样,因此又跑转去。”词话本的内容在崇祯本中找到照应,启不怪哉?

词话本和崇祯本第五十三、四回差距很大,因此,学者们基于词话本出现在前,崇祯本出现在后,而认为崇祯本的该两回为俗笔,有欠细研。

因此,更大的可能是,词话本的这两回,才真的被俗笔所害。

后来张竹坡改评《金瓶梅》以崇祯本为基础,而没有对这两回做大的改动,也可以说明问题。如果崇祯版为俗笔所害,张竹坡完全可以词话本为底本,将这两回大幅度改写。再者,崇祯本评点者既然手头有“此元本”,没有理由不将改坏的两回再照元本改回来,并在较完美的本子上进行评点。

即使从第一回内容比较,崇祯本也比词话本高明的多。崇祯本的第一回以本书主角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出场为主线,且本书大部分主要人物均有涉及,且所有这些人物的出场安排没有半点突兀或刻意,这本身就足以令人惊叹作者的鬼斧神工。而词话本第一回则以本书的非主要人物武松着墨较多,而本书的关键人物,除潘金莲外,均未涉及;崇祯版的评点者和张竹坡都在多处对书中无一无用之字表示惊叹,但词话本第一回却搞出那么多后面再不涉及的“废话”,确实令人意外。

“此元本”指的是否是词话本出现前的祖本?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在批点时用“此”,显然指的是批点的对象。“不得此元本,几失本来面目”,则说明该书的本来面目“几失”,但没失,而是体现在该崇祯本中。这句话也表露:元本似乎很难见到;这显然不是指的当时相对较为易得的词话本。因此,如果据此推测:崇祯本是在词话本以前的元本基础上,通过改掉一些难懂的山东方言(大部分山东方言还是保留下来)而形成的本子,而对元本的情节没作大的改动。这种推测应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从这段眉批可以判断,崇祯本更好地保留了《金瓶梅》的原始要素。而元本上根本就没有“欣欣子序”和“四贪词”等。

当然,以上只是笔者的一点偶思之得,断不敢以最后结论自居。希望能抛砖引玉。

(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词话本的“新刻”二字,似乎暗示之前还有一个旧刻的本子,否则,“新刻”就没必要强调了。而词话本之前的旧刻本书名可能就叫《金瓶梅词话》,这就可以解释崇祯本的个别卷目中的“词话”字眼。至于崇祯本和词话本中很多错字相同,这并不难理解,它们都是从更早的版本延续下来的。

考虑到“欣欣子”和“笑笑生”名字的结构和意含的相似性,那么,可能导致的一个后果是:如果笑笑生是真正的作者,那么“欣欣子序”可能就成了“作者自序”,它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但从“欣欣子序”对该书的“吹捧”,似乎又否定了这一可能。如果“欣欣子序”是在词话本刊印时首次出现(不少学者和笔者的上述分析,似乎支持这一论点),那么,推演结果会有三种:一,笑笑生根本不是真正的作者,而是欣欣子自己加上去的“沽名”之为;二,笑笑生是作者,但欣欣子不过是另一个写序的文人,比照“笑笑生”而给自己胡乱取的笔名;三,是否有这样的可能性,那就是:在词话本刊印时,原作者可能已经很老,但还在世,欣欣子受托写序。但可以肯定的是,“欣欣子序”确是较高和较完整评价《金瓶梅》思想的一个序。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他的内容同样不陈旧。“欣欣子序”中提到“吾友笑笑生”的字眼,给后人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

从可读性角度来看,崇祯本是较好的版本。词话本因有太多的山东方言,而影响了它的可读性。

如果“兄弟关系”论成立的话,崇祯本对原始内容的保留也是最充分的。因此,崇祯本就成了本社的出版选择。

它自然也是广大读者最理想的读本。

中国大陆曾出版简体字洁本《第一奇书金瓶梅》和洁本的词话本,而崇祯本还未曾有简体字版面世。这也是本社选择崇祯本的因素之一。这自然也是所有《金瓶梅》简体字版本中,唯一没有任何删节的版本。
发表于 2017-10-13 09: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332191981 发表于 2017-10-13 09:56
以下为南洋出版社版金瓶梅序言:
南洋观点及提出的证据显示绣像先于词话,而且据南洋称目前还没有人能反 ...

卖瓜的说瓜甜,这是一定之理。
发表于 2017-10-13 10: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daren 发表于 2017-10-13 07:40
看学者专家的研究文章,似乎上图甲乙两种质量均不佳,也是东拼西凑的产物,尤其是乙种。以下摘录 ...

其实内阁本要不是毁于二战战乱的话是保存最好的绣像本了,二战不但毁了绣像而且还失了扉页等。后来我记得扉页是在刊登过的报纸上还有,找回来了。这点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在资料保存方面比我们好太多。
1933年发现介休本之前都是绣像本,貌似词话本根本没人知道,所以当时才这么珍惜介休本花重金影印。词话本的大规模研究可以说是从1933年才开始的。
发表于 2017-10-13 10: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少平 发表于 2017-10-13 09:58
卖瓜的说瓜甜,这是一定之理。

确实是一家之言,不然没卖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2-16 13:24 , Processed in 0.10396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