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5|回复: 3

[交流讨论] 关于《新编东调大双蝴蝶》的乾隆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8 15: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路工编《梁祝故事说唱集》中,有一种《新编东调大双蝴蝶》,有乾隆三十四年(1769)杏桥主人序,序文见谭正璧《评弹通考P128》:
夫弹词小说种种不一,惟《蜻蜒》《金镯》《义妖》写闺阁千金私订终身,与饱学书生辱身败行,稍有过失,而报应甚速,可云弹词之首。推从笠翁诸韵,按宫商诸腔,实锦锈之名词。故弹词小说,如《大金钱》《刘成美》《双珠凤》《双连笔》等书,破败极多,皆不入耳。    余于岁次庚寅,偶写《金銮记》,全书一集,内载忠孝节义,乃书中之纲目,奸盗邪淫,铺成一段奇文。今于壬子孟夏,又书《大双蝴蝶》,虽有改装游学之错,幸而并无邪念,实璞中美玉,胎里明珠,天理存心,公道自在耳!  乾隆三十四年(1769)杏桥主人。   (《绘图新编时调大双蝴蝶》卷首《序》)

谭氏有注:按此序颇多不文,想系刊刻有误,但无他本可勘,故存之。


书生案:弹词序文多辗转相抄,不附姓名,很少纪年,此所以“乾隆三十四年(1769)杏桥主人”志之可贵。然“此序颇多不文”:
首先“惟《蜻蜒》《金镯》《义妖》写闺阁千金私订终身,与饱学书生辱身败行,稍有过失,而报应甚速,可云弹词之首。”(语),稍知《蜻蜒》《金镯》《义妖》故事者,即知故事和“闺阁千金”无关, 所谓“辱身败行报应甚速” 更不知何所云。
再者:《义妖》即《白蛇》。《弹词叙录》著录了二种《白蛇传》弹词,其中有一种即是题署陈遇乾先生原稿 陈士奇俞秀山先生订定 的《义妖传》,同治己已(1869)刊本,有嘉庆十四年己已(1809)心斋顾光祖序,略曰:有小唱《义妖传》者,身居蛇类,深知救命之恩。。。询其底稿之原,得陈遇乾先生原本,信乎有之,故得词句平和。。。乃复邀集陈士奇俞秀山二位先生,称赞校阅,竭意描摹。。。 籍此箴规凶悍,得以回心;庶几风气挽回,有益于世也。时嘉庆十四年春王月心斋顾光祖(绣像《义妖传》卷首《序》)

全文见《评弹通考p131》,又《评弹通考》同页摘旧文:通行之同治本弹词《义妖传》,第二十一回皆为阙文,仅能就前一回末句“昆恋情由下卷听”一语,得知其回目为《昆恋》。前维摩君于苏城觅得嘉庆己已刊本《义妖传》,《昆恋》一回,有大段猥亵描写,始黄昏入室,叙至翌晨,分段落,分步骤,为他书所不见,不知尚有前于此嘉庆版者否?(《弹词画报》第42号)

按嘉庆年间已经有《续义妖传》(《白蛇传后集》,又名《续义妖传》,诸家著录,最早有嘉庆兰蕙轩刻本,人名稍衍,事迹无涉),《义妖传》当然不会是同治作品。据上可判初刻《绣像义妖传》当即刊于嘉庆十四年己已,顾光祖序为原序。

所以“嘉庆十四年己已”初刻的《义妖传》书名出现在  “乾隆三十四年”的序文中,实颇多可疑,其他《蜻蜒》《双珠凤》也多有类似疑问。

所以《新编东调大双蝴蝶》的“乾隆三十四年”纪年并不可靠。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编东调大双蝴蝶》中有一段唱词,牵涉众多书目:
(白)那素英叹了一声道: “ 奴想韩生,好生牵挂人也。”  (唱 ) 素英想起不开怀,观灯十五见多才。雨雪亭中携奴手,恐被人知奴走开。想冤家,你好呆,我在闺中七绣鞋,闯入奴房求连理,半推半就赴阳台;临行立下千般誓,生同罗帐死同埋。当初何等恩情重,同坐同行难拆开。开笑口,问多才,许奴白发两和谐。几番把我香腮捧,巫山坠落紫金钗。赠君一对双珠凤,又将金镯付书呆。恩爱牵连难分手,叮咛明日早些来。去时赠你双金锭,送郎送到百花台,冤家留下真容扇,而今时刻想乔才。记得与君明月下,你见奴时口不开,犹恐被我娘知道,伸伸缩缩上楼台。上年结下鸳鸯带,目下离分鸾凤钗。空思想,望多才,奴为冤家撇不开,为君懒把香囊绣,容颜憔瘦为书呆。闺中怨,恨乔才,玉簪敲断两分开。我在西楼呆呆想,不知何日再开怀? 昨宵夜半三更后,冤家忽地上楼来;见了奴家嘻嘻笑,深深作揖叫裙钗。上前扯我罗裙带,脱了奴奴红绣鞋,销金帐里寻欢乐,鸳鸯交颈逞奴怀。醒来却是三更梦,孤单独宿好难挨。素英说甚情由事,书中下回且安排。

文中名目如《玉簪记》《西楼记》《双珠凤》《鸳鸯带》《鸾凤钗》等,究为戏名还是唱本名,暂未能确认,但《七绣鞋》之名显系唱本。

周良《弹词经眼录。新编东调白蛇传》中,《卷二。盘青产贵》开头有一首开篇,同样记了不少书目的名称,和上《新编东调大双蝴蝶》中(柳)素英那段唱颇可类参:   
此时是折桂中秋天尚热,里边还衬白罗衫.双玉杯香乳藏满瓶,捧芳心束就粉红裤。鱼白披风描金凤,入园花簇就合家欢。玉簪轻笼螭虎钏,双环戒分带指尖尖,绣红裙系腰支懒,湘江幅刺就烂柯山。文武香球东西挂,裙拖上还佩翠云鸾。白绫膝裤鸳鸯带,七秀鞋儿色是玄。


可以看出这二段唱词嵌的书名同样有《七秀鞋》,同样有: 昆曲(或同名前滩,或同名弹簧),弹词,盲词唱本。从构成上说,应该是一样的;而且从同称“东调”上说,年代也应在同时发生。所以我们从《新编东调白蛇传》的刊刻年代可以覆勘《新编东调大双蝴蝶》的乾隆纪年。


《弹词综录》著录 乾隆三十七年  嘉一堂翻刻乾隆三十五年云龙阁《新编东调白蛇传》。

书生案:《新编东调白蛇传》,谭正璧《弹词叙录》未载,属路工前辈所藏,周良《弹词经眼录》经眼也是同书。但路工有《白蛇传弹词的演变•发展》一篇长文述此书很详,我尝覆勘此书为《义妖传》所本,很可能这才是“陈遇乾先生原稿”,这个“原稿”又是据淘真《新刻东调雷峰塔白蛇传》改编的。

我们未能确认《新编东调大双蝴蝶》的乾隆纪年的完全真实性,但《义妖传》的嘉庆己已初刊,《新编东调白蛇传》的“乾隆三十七年  嘉一堂翻刻”,应属可信。

所以《新编东调大双蝴蝶》的“乾隆三十四年”序文,《新编东调白蛇传》的“乾隆三十七年  嘉一堂翻刻”著录,两个证据,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约乾隆中后,苏州弹词有一种称为“东调”的唱调存在,而且这种唱调在乾隆中后之前就存在。
发表于 2017-8-10 01: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8-10 01:04 编辑

不论具体艺术形式的话,以下这些好像都是剧目或曲目:“几番把我香腮捧,巫山坠落紫金钗(《紫钗记》)。赠君一对《双珠凤》,又将金镯(《还金镯》)付书呆。恩爱牵连难分手,叮咛明日早些来。去时赠你《双金锭》,送郎送到《百花台》,冤家留下真容扇(《落金扇》),而今时刻想乔才。记得与君明月下,你见奴时口不开,犹恐被我娘知道,伸伸缩缩上楼台。上年结下《鸳鸯带》,目下离分《鸾凤钗》。空思想,望多才,奴为冤家撇不开,为君懒把香囊(《香囊记》)绣,容颜憔瘦为书呆。闺中怨,恨乔才,玉簪(《玉簪记》)敲断两分开。我在西楼(《西楼记》)呆呆想,不知何日再开怀? ”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8: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这些都是昆曲目,但乾隆中后乱弹兴起,苏州有一种滩簧都是改编的昆曲目,叫南词滩簧,是滩簧。

我又考察了阿英著录的《占花魁弹词》,又是据滩簧改编的讲唱词,所以我认为它就是传说中的“南词弹簧调”。这是我第一次指出:“南词弹簧调”不是“南词滩簧调”。

所以我文中写   “昆曲(或同名前滩,或同名弹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2-16 13:15 , Processed in 0.09509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