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8|回复: 7

[原创首发] 【肉蒲团札记】书童的名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7 19: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7-27 19:53 编辑

  未央生有两个书童,一个取名叫书笥,一个取名叫剑鞘。所谓“书笥”,就是书箱。诸本皆同。
  偏偏到了民国间人根据活字本(他不知根据什么说活字本是明代的!)与日本宝永本对勘做出来的“写春园本”,这个“书笥”就成了“书筒”。“书筒”的“筒”,在独具慧眼的人们看来,也许更有隐喻意味,跟“剑鞘”的“鞘”更相配(请参考前人解释《红楼梦》之“蒋玉菡”一名),可惜这种没有文本依据的改动,我只好认为是妄改:因为众所周知民国间专门出大师,我没有那个胆子妄议大政,说大师不认得“笥”字。
  除了校作“书筒”,还有写作“书简”的。“泰安论坛”上,有一部现代版《肉蒲团》,里面就是这么写的:“当天晚上叫来书童书简一起玩后庭。未央生带了两个书童,一个管书,叫书简,一个管剑,叫剑鞘。未央生喜欢书简,和他做后庭书简还能学少妇叫床。做完事后,书简问未央生,‘好长时间公子不曾和我做后庭那个了,今天怎么有兴致?’”

  写春园本《肉蒲团》:“书筒”

书童.jpg
发表于 2017-7-30 22: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子治学严谨啊。
发表于 2017-8-10 1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宜春香质》风集第二回

遂别众同书司回小蓬莱。
-------
书司,书童。大概,一般意思上相通。

点评

该句应该出于《宜》风集第三回。  发表于 2017-8-24 08:23
也许就是错了咧?  发表于 2017-8-10 14:04
发表于 2017-8-24 19: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助个兴,附图注
2.jpg
上图为木活字本
1.jpg
上图凤山楼刊本
3.jpg
上图为宜春香质第三回
发表于 2017-8-30 08: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笥呀什么筒呀什么鞘呀,如果从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的理论看,皆为阴性的象征,这样理解似乎与原文颇为相契。
发表于 2017-8-30 10: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 柳宗元 《为韦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我有书笥,盈君尺牍,寤言在耳,今古何速!”
宋 王谠 《唐语林·补遗三》:“ 皮日休 ……春闱内宴於 曲江 ,醉寝别榻,衣囊书笥,罗列旁侧,率皆新饰。”
宋 陆游 《晚晴》诗:“润侵书笥深防蠹,暖彻衣篝剩得香。”
这么有文化的"书笥"被异化为"书筒"、"书司",其正误一目了然,何需反复论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0-18 15:24 , Processed in 0.09385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