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8|回复: 5

[原创首发] <金瓶梅词话>第二回"金井玉栏杆圈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8 17: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4-29 11:09 编辑

第二回西门庆出场打扮得描述有“金井玉栏杆圈儿”,
这里的“圈儿”猜想和小铁棍儿向陈经济要的“圈儿”是同一种头饰。这圈儿究竟这个何种样子还有待查证。
而“金井玉栏杆”的形象偶然从明末张万钟《鸽经》中找到了相同的名字。想必这一名字来源于明代人们常用的头饰。
把它演绎到了鸽名上。我们可以根据下面鸽子的图片想象出,这种头饰的效果。这些名称在《鸽经》和《金瓶梅词话》中得到了互证。

由此可见,当时的人们对于这种头饰是非常熟悉的。西门庆的形象也是“如在目前的”明代的西门庆,
而不是宋代的西门庆。

金瓶梅词话
Untitled-2.jpg
明末张万钟《鸽经》中有“金井玉栏杆”和“十二玉栏杆”
Untitled-1.jpg
金井玉栏杆 鸽子。
01.jpg

白氏词话校注
Untitled-1.jpg


发表于 2016-4-28 17: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8-6 02:19 编辑

    “金井玉栏杆”应该是一种图案。清代扬州的工匠还在用以装饰雕梁画栋。
    《扬州画舫录》卷十七《工段营造录》:“画作以墨金为主、诸色辅之,次论地仗、方心、线路、岔口、箍头诸花色。墨有金、琢烟、琢、细、雅五墨之用,金有大小点之用;地仗、方心沥粉及各色花样之用。线路、岔口、箍头贴金及诸彩色,随其花式所宜称。花式以苏式彩画为上。苏式有聚锦、花锦、博古、云秋木、寿山福海、五福庆寿、福如东海、锦上添花、百蝠流云、年年如意、福缘善庆、福禄绵绵、群仙捧寿、花草方心、春光明媚、地搭锦袱、海墁天花聚会诸式。其余则西番草、三宝珠、三退晕、石碾玉、流云仙鹤、海墁葡萄、冰裂梅、百蝶梅、夔龙宋锦、昼意锦、垛鲜花卉、流、云飞蝠、袱子喳笔草、拉木纹、寿字团、古色螭虎、活盒子、炉瓶三色、岁岁青、瓶云芝、茶花团、宝石草、黄金龙、正面龙、升泽龙、圆光、六字正言、云鹤、宝仙、金莲水草、天花、鲜花、龙眼、宝珠、金井玉栏干、万字、栀子花、十瓣莲花、柿子花、菱杵、宝祥花、金扇面、江洋海水诸式。惟贴金五爪龙,则亲王用之,仍不许雕刻龙首;降一等用金彩四爪龙,贝勒贝子以下则贴各样花草,平民不许贴金。”
    至于鸽子有这个品种,应该是鸽子身上有
近似这种图案的斑纹,犹如菊花品种有“金井銀欄、金井玉欄”,见(宋)史铸《百菊集譜》。
    所以,白维国先生的注释恐怕有误。“金井玉栏杆”只是指网巾圈的图案,与网巾圈的质地无关。
    这个“
金井玉栏杆”是什么样的图案?具体的样子我是不知道,但是有人研究过。《中国古代建筑彩画》:“椽柁头彩画:用于王府和一般民居的椽头彩画,飞椽头常见的有‘沥粉贴金万字’、‘阴阳万字’、‘十字别’和‘金井玉栏杆’等;檐椽头常见有片金或攒退做法的‘方圆寿字’,作染或拆垛做法的‘福庆’、‘福寿’、‘柿子花’、‘百花图’等。”天津大学傅强的硕士论文《清景陵圣德神功碑亭修缮研究——兼论清代大碑楼传承与发展》:“经过进一步调研发现,东清、西陵在分头做法上也有明显区别,清东陵多用‘金井玉栏杆’,西陵多用‘万字’。”这两种图案都见于《扬州画舫录》。《古建园林技术》2014年2期《中国建筑彩画讲座——第三讲:旋子彩画》 有图:
   
金井玉栏杆.JPG
    扬之水说:“比如说,书中写西门庆一身打扮,说到‘金井玉栏杆圈’,这到底是什么呢?在《金瓶梅鉴赏辞典》里有解释,不过我的意见和它不一样。”究竟是怎么样的看法?不得而知。《终朝采蓝》里面没有。

   
 楼主| 发表于 2016-4-28 23: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4-29 02:07 编辑
余少平 发表于 2016-4-28 17:52
“金井玉栏杆”应该是一种图案。清代扬州的工匠还在用以装饰雕梁画栋。
    《扬州画舫录》卷十七《工 ...

感谢余老师提供信息。
看来这种称呼是由来已久的。
在中药材方面也有金井玉栏一词。
它被用来称呼一些药材的切片横断面的环状纹路。
金井玉栏又称金心玉栏。指根类药材的横断面外围白,内心黄,中间有一棕色的形成层环,俗称金井玉栏,如桔梗等。
从而能看出图案的大体形象。其形状还是类似井圈的。
金井.png

明代李中立《本草原始》“沙参形如桔梗,无桔梗肉实,亦无桔梗金井玉栏之状。”
说明了金井玉兰的形状是如桔梗的断面。
Untitled-1q.jpg


明代井栏
Untitled-2.jpg

围棋的金井栏
白子包围黑子的棋势。
Untitled-1.jpg




发表于 2016-5-16 12: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6-5-16 12:36 编辑

《鼎锲徽池雅调南北官腔乐府点板曲响大明春》卷6有歇后语:“金井玉栏杆——上下相称”。虽然与金瓶梅的意旨不同,但也说明当时人对“金井玉栏杆”不陌生。
发表于 2017-8-5 05: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8-7 06:49 编辑

补充一例。
《文林妙锦万宝全书》(万历40年书林安正堂刊本)卷33有另一种歇后语:“金井玉栏杆——趣到底。”

又有“金井玉鈎欄”,但我不明其意,好像是说陈叔宝跳井。(唐)羅隱五律《臺城》:“水國春常在,臺城夜未寒。麗華承寵渥,江令捧杯槃。宴罷眀堂爛,詩成寳炬殘。兵來吾有計,金井玉鈎欄。”
(宋)劉克莊《後村詩話》作“玉欄”:“兵來吾有計,金井玉构欄。”

这样看起来,是唐宋时期的“金井玉构栏”到元明时期演变为“金井玉阑干”(及“
金井玉栏”),并且成为一种图案的名称,这个图案的特征是大环套小环,最初应该是两个同心圆环,到清代也可以指两个方环(《扬州画舫录》)。至于有没有可能指方环里套一个圆环(或圆环里套一个方环),或者两个圆环不同心(内切的两个圆)?这个还得看资料。没有资料,一切都不过是猜测。
发表于 2017-8-8 08: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8-13 04:03 编辑

关于网巾圈,扬之水名物考证文章曾谈到,以下这段资料来自网络,可能出自其著作:
  《山歌》卷六《咏物》中的《网巾圈》二首之一:“结识私情要像个网巾圈,日夜成双一线牵。两块玉合来原是一块玉,当面分开背后联。”
  网巾圈的材质,或玉,或金,或银和银鎏金,在平常人家也算是一项值钱的物事。《金瓶梅词话》第十二回曰应伯爵“向头上拔下一根闹银耳斡儿来,重一钱;谢希大一对镀金网巾圈,秤了秤,只九分半”。又同书第二十八回曰:“小铁棍儿在那里正顽着,见陈经济手里拿着一副银网巾圈儿,便问:姑父,你拿的甚么?与了我耍子儿罢。经济道:此是人家当的网巾圈儿,来赎,我寻出来与他。”小小一对网巾圈的价值,由此均可曲折见意。
  网巾圈体量甚小,因此不很引人注意,如果不是与网巾相联,一般很难断定它的用途。张懋夫妇墓出土这一对金网巾圈的难得,即在于它是同网巾结合在一起而原样著于主人之首。只是这一副完整的网巾在报告中被称作“睡帽”。报告曰,此睡帽“为黄色素缎,长18厘米。帽的后面有一长6.5厘米的叉口,便于取戴。在距叉口7厘米的两边帽檐处各安一直径为0.8厘米的金质小圆环。帽檐收边一厘米,并有长36厘米的黄色丝带一对,以通过金质小圆环系结”(《张懋夫妇合葬墓》)。它出土时正是罩在男主人的发髻之外,内里的发髻上挽一支银簪,簪长9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南都繁会图》长卷中绘有一家网巾店,店铺货柜上面放着网巾一顶,又主顾手拿一顶方在看货,于是依稀可见网巾有带下垂。至于金网巾圈,在故宫藏明《货郎图》中的货郎担子上可以看到它同各样首饰陈放在一处,并且正是一对。


以下是文章中谈到的张懋夫妇墓出土的网巾与金网巾圈,这个图比较清晰,不像有些照片,鬼画符似的一团漆黑。
网巾圈.jpg
可见是网巾左脚㩟一根带子,穿过㩟在右边的网巾圈,右脚㩟一根带子,穿过㩟在左边的网巾圈,然后两根带子收紧,打结。

帽子上的这两个金圈一定就是网巾圈,用来收束帽沿,者毫无问题。但,这个帽子是不是确实就是网巾,恐怕也不一定。因为记得网巾是用马尾编织成的,此帽的质地却是丝绸。这个问题不阐述清楚,结论的说服力也就要打折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0-18 15:21 , Processed in 0.15453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