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红楼研究 查看内容

付善明:论平儿

2015-11-21 21:46|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41| 评论: 0|原作者: 付善明|来自: 本站原创 ( 原发表于《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

摘要: 提要:平儿是《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心腹通房大丫头,又是贾琏的爱妾,能够很好的处理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在协助或代理凤姐理家时展示自己的才华和品德。平儿处在上层主子和下层被压迫者中间位置,却能很好的处理与他 ...

提要:平儿是《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心腹通房大丫头,又是贾琏的爱妾,能够很好的处理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在协助或代理凤姐理家时展示自己的才华和品德。平儿处在上层主子和下层被压迫者中间位置,却能很好的处理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维护被迫害者的利益。平儿如何凭借自己的个人能力和品质等处理她周围的关系,在“金陵十二钗”册子中的位置以及其结果如何,值得深入研究。

关键词:平儿;心腹;爱妾;色、才、德;副册

 

平儿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心腹丫鬟,又是贾琏的爱妾,所谓“屋里人”;在荣国府因其侍奉的对象是王熙凤,成为《红楼梦》中的四大丫鬟之一。平儿如何处理好与王熙凤、贾琏之间的关系,如何在协助王熙凤理家并一度在王熙凤生病期间代其理家,如何处理贾府上层主子与下层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奴才之间的关系;平儿在“金陵十二钗”册籍中应该处于什么位置,平儿后来的结局如何,等等,是本文重点论述的问题。

一、平儿与琏凤

《红楼梦》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中贾宝玉在平儿前尽心后的一段心理描写:“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帖,今日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似黛玉尤甚。”[1](以下引文出处同者,仅注明回目)可以说是平儿与琏凤关系的总论,现在分论于下:

(一)“凤姐的心腹通房大丫头”

凤姐的丫鬟。平儿首先是王熙凤的丫鬟,是她自幼的丫头,所以要侍奉王熙凤的日常生活起居。在《红楼梦》的描写过程中,平儿对王熙凤的服侍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中,因平儿忠而见疑,于是“也不打帘子,也不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说明平儿平时是负责为凤姐打帘子、端茶递水等工作的。平儿和凤姐之间有着严格的等级关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容忽视。如第五十五回平儿说“你太把人看糊涂了,我已经行在先了,这会子又反嘱咐我”,称凤姐“你”而不是“奶奶”,凤姐便说“你又急了,满口你我起来”。在凤姐让平儿和她一起吃饭时,“平儿屈一膝于炕沿上,半身犹立于炕下”,可见平儿与凤姐日常生活之一斑。

通房大丫头。第六十二回兴儿的话:“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陪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化他的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可以见平儿以往的历史。收到屋里,被称为“屋里人”,在当时只是妻妾中最低的一等。“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回中,周瑞家的看见“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可见平儿作为通房丫头的职责。

 “知道我的心的,就是他知三分罢了。”(第五十一回)平儿善于体会王熙凤的意图。如第七回王熙凤在宁国府初会秦钟,没有备表礼,凤姐的丫鬟媳妇们“遂忙过那边去告诉平儿。平儿素知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了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去。”实是深体凤姐之心。再如第十六回,平儿借香菱来向琏凤撒谎,掩盖旺儿家的送来利银一事,凤姐“疼极反骂”[2](庚辰夹批)之语,更显示了平儿在凤姐心目中的地位。

平儿还善于在别人面维护凤姐的形象,如第五十五、第五十六两回。并且平儿善于在众人面前为凤姐争脸。如第五十一回袭人因母病重回家,凤姐送袭人衣服,只见“平儿走去拿了来,一件是半旧大红猩猩毡的,一件是大红半旧羽纱的。袭人道:‘一件就当不起了。’平儿笑道:‘你拿这猩猩毡的,把这件顺手拿出来,叫人给刑大姑娘送去。’”凤姐接下来的话实是对平儿欲肯定而故意在众人面前提异议,从而引出众人对凤姐的谄谀:“这都是奶奶素日孝敬太太,疼爱下人。若是奶奶是小气的,只以东西为事,不顾下人的,姑娘那里还敢这样了?”凤姐听了当然十分受用,“凤姐笑道:‘所以知道我的心的,就是他知三分罢了。’”实在是对平儿的一大肯定,也是平儿作为凤姐心腹的重要证据。

(二)“贾琏的爱妾”

平儿作为贾琏的爱妾,在书中主要是针对具体事件处理的描写。如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平儿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枕套中抖出一缕青丝来。”等凤姐回来,问平儿“‘可少了什么没有?’平儿……因笑道:‘怎么我的心就和奶奶的心一样?我就怕有这个,留神搜了一搜,竟一点破绽也没有。奶奶不信时,那些东西我还没收呢,奶奶亲自再翻寻一遍去。’”凤姐当然不会再翻一遍。平儿为贾琏瞒小的过失,是平儿作为贾琏爱妾的重要原因。

平儿还善于体贴贾琏的心意。第六十回尤二姐在凤姐阴谋,“觉大限吞生金自逝”后,贾琏向凤姐要银子为其料理后事。“凤姐只得来了,便问他:‘什么银子?家里近来艰难,你还不知道?……这里还有二三十两银子,你要就拿去。’说着,命平儿拿了出来,递于贾琏,指着贾母有话,又去了……平儿又是伤心,又是好笑,忙将二百两一包的碎银子偷了出来,到厢房里拉住贾琏,递与他……贾琏……接了银子,又将一条裙子递与平儿,说:‘这是他家常穿的,你好生替我收着,作个念心儿。’平儿只得掩了,自己收去。”就是在类似的日常事件中,平儿赢得了贾琏的信任,并成为他的爱妾。

(三)平儿与琏凤间的关系却“还遭荼毒”

“那平姑娘是个正紧人,从不把这一件事(贾琏的妾)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第六十四回),并且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为人处事方式,小心翼翼且游刃有余地处理与贾琏、王熙凤之间的关系。平儿是贾琏与熙凤间关系的一个中间阶段。平儿为凤姐向贾琏保密,又为贾琏一些小小出轨向凤姐保密。但是还是不能避免“遭荼毒”,说明她仍是被损害的,即使是“半个主子”也是最贴近下层人民的阶层;所谓“通房大丫头”,也仍属于“丫头”行列。

平儿的遭荼毒让读者为其感到愤愤不平。在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中,凤姐因错听贾琏和鲍二家的之言,“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又听他两个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也有埋怨的话了,那酒越发涌上来,也并不忖度,回身把平儿打了两下。……又怕贾琏出去,便堵着门站住骂道:‘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王八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你哄着我!’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贾琏)今见平儿也打,便上来踢骂道:‘好娼妇,你也动手打人!’……凤姐见平儿怕贾琏越发气了,又赶上来打着平儿,偏叫打鲍二家的。平儿急了,便跑出去找刀子寻死。”可见,平儿虽是妾,是通房丫头,比别的丫鬟地位要高的多,但她仍是被压迫的、被损害的,在“两口子不好对打”时,拿着他“煞性子”,贾宝玉认为“此人薄命,似黛玉尤甚”,岂不然哉?!

二、平儿之色、才、德

涂瀛《红楼梦论赞·平儿赞》中说:“求全人于石头记,其唯平儿乎。平儿者,有色有才而又有德者也。然以色与才德,而处于凤姐下,岂不危哉?乃人见其美,凤姐忘其美;人见其能,凤姐忘其能;人见其恩且惠,凤姐忘其恩且惠。夫凤姐固以色市,以才市,而不欲人以德示者也,而相忘若是。凤姐之忘平儿与,抑平儿之能使凤姐也?呜呼,可以处忌主矣。”[3]平儿“能使凤姐”,当不尽然。但是平儿之色之才之德确实很高,其才不在凤姐之下,其德不知高凤姐几多矣!

(一)平儿之色——“美人胎子”

《红楼梦》没有具体描写平儿的美貌,只在他人眼中稍作描写,或言谈间提起,但是其为美人则无疑。第六回刘姥姥眼中的平儿“见平儿遍身绫罗,花容月貌的,便当是凤姐了。”可见一斑。第四十四回贾母说贾琏:“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美人胎子,你还不足。”第四十六回凤姐的自嘲:“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胡了的卷子和他混罢。”两次都把平儿和凤姐并提,而凤姐在第三回黛玉眼中是“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的,平儿的美貌自不待言。

(二)平儿之才——“裙钗一二可齐家”

“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如前文所述第七回平儿为凤姐备送秦钟礼之事,可为一证。此外,平儿还是凤姐放高利贷的忠实帮手。第十一回凤姐从宁国府家宴回家后,“问道:‘家里有什么事么?’平儿方端了茶来递了过去,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那三百银子的利钱,旺儿媳妇送进来,我收了。’”第三十九回平儿和周瑞家的送刘姥姥到贾母处路上,一个小厮告假时平儿准许后让他带言:“你这一去带个信儿给旺儿,就说奶奶的话,问着他那剩的利钱。明儿若不交了来,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罢。”也是一证。第二十四回贾芸送凤姐麝香冰片时,凤姐“便命丰儿:‘接过芸哥儿的过来,送了家去,交给平儿。’”由以上几例可知平儿作为凤姐的“总钥匙”言不虚。

平儿的理家准则——“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第六十二回)。在凤姐生病,由李纨、探春、宝钗“三驾马车”共同理家之时,凤姐仍是大权在握,她们三人不过是协理,这时更显示了平儿出色的才能。《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一回,“你们这里的宋妈妈去了,拿了这只镯子,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被他看见来回二奶奶……,所以我到叮嘱宋妈,千万别告诉宝玉,只当没有这事,别和一个人说。”平儿考虑到:一是宝玉在怡红院众丫鬟身上留心用意,争胜要强;二是老太太、太太听见会生气;三是袭人等怡红院大丫鬟也不好看;在这些因素之外考虑到晴雯“是块爆炭”,处理此问题对正在生病的她和坠儿都不好;再就是凤姐生病,如实说恐其处理方式不妥。曹雪芹在该回对平儿是多么的赞扬!第五十九回因春燕被打,麝月让小丫头叫平儿;平儿到后,“袭人等忙说:‘已完了,不必再提。’平儿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平儿的话是其处理与下层被压迫者之间事情的又一准则,也是大事化小的一大体现。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整整一回,可说是写平儿之正文。在凤姐对事情做出裁决,事情似已结束,但是当平儿从柳五儿处了解到冤情后,拒绝别人的奉承,立刻到怡红院展开了调查;当了解到实情,并且找彩云、玉钏核实;最终考虑到探春的体面,并且警戒了彩云。处理的结果是柳家的仍司旧职,冤案被昭雪。此回显示了平儿多么高的处事才能!

平儿之辞令——“远愁近虑,不亢不卑”。第五十五、五十六回在探春理家时期,平儿的优美的辞令得到了集中的体现。以至于“宝钗忙走过来,摸着他的脸笑道:‘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舌头是什么作的?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了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儿,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说你奶奶才短想不到,也并没有三姑娘说一句你就说一句。横竖是三姑娘一套话出来,你就有一套进去,总是三姑娘想的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之故。……他这远愁近虑,不亢不卑,他奶奶便不和咱们好,听了他这一番话,也必要自愧的好了,不和的也便和了。’探春笑道:‘我早起一肚子气,听他来了,忽然想起他主子来,素日当家使出来的撒野奴才,我见了他更生了气。谁知他来了,避猫鼠儿似的,站了半日,怪可怜见的,接着又说了那么些话,不说他主子待我好,到说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素日的情意。这一句话不但没了气,我倒愧了,又伤起心来。’”宝钗、探春的话可以看出平儿辞令的巧妙,为人的乖巧,可以胜任一国的外交官。小红转述平儿一堆“爷爷奶奶”、“五六门子的话”并终攀上高枝,对平儿说来不过为其浅浅者。

(三)平儿之德——公平平和

平儿之德,高出凤姐不啻百倍。写平儿之德高,正是映衬凤姐之德薄。第六十四回兴儿说:“到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到背着奶奶常做些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可见众丫鬟、小厮等对平儿评价之高,当然平儿虽然在荣国府中地位较高,但是她也一直在为被压迫者着想。上问所述第三十九回一小厮向平儿告假、平儿准假是施德于人之一证。

尤二姐一事体现了平儿作为凤姐心腹和平儿本身之德的矛盾性。是平儿听到消息后告诉凤姐,从而凤姐设奇谋害死二姐。但平儿告密之事可恕,平儿可以对凤姐隐瞒贾琏的一些小过失,但是尤二姐事件危及到凤姐在荣国府的地位,况且纸里保不住火,尤二姐“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第六十九回)。在尤二姐被赚入大观园之后,写了平儿的极度义气。本来尤二姐作为贾琏的二房是“妾”等级中最高的一级,对平儿的威胁极大;但平儿在那段时期却极大的帮助了尤二姐。“平儿看不过,自拿了钱出来弄菜与他吃,或是有时只说与他园中去顽,在园中橱内另做了汤水与他吃。”在遭到秋桐的告密和凤姐的批评之后,“还是亏了平儿常背着凤姐,看他这般,与他排解排解。”直到尤二姐吞生金的头天晚上,平儿又劝他“好生养病,不要理那个畜生”等话。可以说,这一回是脂砚斋所说“写凤姐不尽,却从上下左右写”的正文,更是平儿之义气、平儿之德的赞歌。

三、后四十回中的平儿、其册籍和结局

曹雪芹《红楼梦》在“金陵十二钗”册词和“红楼梦”曲词中没有具体写到平儿,只是“煞尾”里面提到金陵十二钗的总命运,并在“警幻”处有总的归宿——“薄命司”。平儿在后四十回的描写和前八十回有什么异同?平儿应归在“金陵十二钗”的副册还是又副册?平儿最终的命运如何?下面就此类问题试为论述:

(一)后四十回中的平儿

平儿的描写和王熙凤的关系很大,大都是在王熙凤出场或理家或代其理家时出现,这在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中大体相同。

但后四十回中对平儿的描写多是作为王熙凤的丫鬟和心腹出场,一般是服侍凤姐或为凤姐理家传递话语、听命于其采取活动;虽然笔墨不少,但是描写却不如前八十回出色。其中第一百一回平儿的辞令稍有前文风采:“奶奶这么早起来做什么?爷不知道是哪里的邪火,拿着我们出气。何苦来呢!奶奶也算替爷挣够了,哪一点儿不是奶奶挡头阵?不是我说,也把现成儿的也不知吃了多少,这会子替奶奶办了一点子事,况且关会着好几层儿呢,就这么拿糖作醋的起来,也不怕人家寒心?况且这也不单是奶奶的事呀!我们起迟了,原该爷生气,左右到底是奴才呀;奶奶跟前,尽着身子累的成了个病包儿了,这是何苦来呢!”类似描写或有出现,但不及前八十回精彩,表现平儿的品格、才能也不及前文丰富。

这种情况在第一百十八、一百十九回,平儿瞒着刑夫人、贾环、贾芸、王仁等和刘姥姥搭救巧姐一事中得到改观。平儿初步判断来的两个宫人是来相亲的,可显示其智;几次找王夫人并最终和其商量救走巧姐,可显示其忠;众丫头婆子等下人始则向平儿告密、终则瞒过刑夫人等放平儿、巧姐走,可显示其德;采取刘姥姥之策,可显示其识。这两回可说是后四十回描写平儿的正文。精彩处可与前八十回部分段落并称。

(二)平儿应在“金陵十二钗”副册

在第六回平儿第一次出场时,甲戌本脂砚斋评语写到:“着眼。这也是书中一要紧人,《红楼梦》曲内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册内者也。”[4]靖藏本评语类似,靖藏朱笔眉批:“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5]脂砚斋是看到过《红楼梦》全书的人,想其关于平儿之言应当不谬。

胡文彬先生对此问题作了详细的论述:“平儿是《红楼梦》中的重要女性之一。她的名字应该在‘金陵十二钗’的副册里。这是因为,她不仅是管家奶奶王熙凤的陪嫁丫头,成为当权者的‘心腹’;更重要的是他在当权者默允下被琏二爷收了房,名分上是妾,成为名正言顺的半个主子。尽管我们找不出大喜大悲的动人情节,但只要稍微留心就会发现,有关她的行事、品格却贯穿小说的始终,给读者留下一个完整的印象。如她的名字四次被写入回目之中——第二十一回《悄平儿软语纠贾琏》,第四十四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第六十一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6]可见曹雪芹对平儿的重视和赞颂,其在金陵十二钗副册之不虚。

(三)平儿的结局——“薄命”

平儿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有所暗示,如第三十九回李纨之言:“这么个好体面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第四十五回李纨之言:“你今儿还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儿才是。”由李纨的两番戏言可看出平儿在后来王熙凤被休、“哭向金陵”之后,是被贾琏扶了正,作了“奶奶”的。现在程本《红楼梦》在平儿被扶正这一点上是较为正确的,虽然说王熙凤的结果和被扶正的原因也不尽然。

但是《红楼梦》关于平儿的描写如就此结束,却又落入了俗套,单就平儿和贾琏的文章看倒成了“大团圆”的结局。其实不然,“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等籍的女子在第五回就已昭示出她们的命运,它们都是属于“薄命司”的;《红楼梦》曲“煞尾”中又有“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等语,也是包括了平儿的命运的。所以平儿被扶正之后,或许没多久,也就归了警幻仙境“薄命司”了。

总之,平儿是复杂的、多面的,高利盘剥、尤二姐之死都有其一定的责任,但是《红楼梦》对其肯定的方面还是居绝大部分的。曹雪芹对平儿的系列描写,可以说就是对平儿的赞歌!

 

注释

[1]曹雪芹、高鹗.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红楼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12月北京第2版:595

[2]曹雪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328

[3]涂瀛.读花主人论赞.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M].上海:光绪十五年上海石印本:2

[4]曹雪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影印,1975,卷六:八

[5]陈庆浩编著.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87:142

[6]胡文彬.红楼梦人物谈·胡文彬论红楼梦[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116~12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5-23 17:00 , Processed in 0.06595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