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书趣文丛 读书随笔 查看内容

陈熙中:《“况”字臆解》补正——读红零札

2012-4-27 12:42|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3012| 评论: 0|来自: 《红楼梦学刊》2011年01期

摘要: 庚辰本《石头记》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的开头部分,有这样几句话:“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 ...

  庚辰本《石头记》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的开头部分,有这样几句话:“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

  我在《“况”字臆解———读红零札》(载《红楼梦学刊》 2010 年第 2 辑) 中,认为“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中的“况” 字,不作“何况”、“况且”解,而作“料”、“料想”解。同时,根据陈庆浩先生的提示,我在文后“附记”中说明,庚辰本第二十六回正文“那宝玉便和他(指贾芸)说些没要紧的散话”下,有双行小字批语云:“妙极是极,况宝玉又有何正紧可说的。”(甲戌本等同)这条批语中的“况”字,与“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中的“况”字,意思相同。

  现在我仍然认为,这两个“况”字都是“料”和“料想” 的意思。

  我又在文中解释说:“‘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云云,这句是作者的插入语,犹如话本小说的说话人说:‘看官,你想他们有甚正事谈讲……’《红楼梦》中常用这种手法,如第十五回:‘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纂创。’”

  现在看来,我这样的解释未免有些牵强。小说中的这段描写属于一般性的叙述,不是什么大关目,因此在“林黛玉和香菱坐了”这句话后面,作者没有必要也不应该煞有介事地插入一句“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插入这一句,文字显得别扭突兀。如果去掉这一句,文字反而显得十分自然顺畅:“林黛玉和香菱坐了,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由此可以推断:“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这一句并非小说正文,它与“况宝玉又有何正紧可说的”一样,本是一则批语,只是被抄手误抄入了正文。

  二十四回与二十六回很接近,这两则批语意思也相近,所以它们当是在同一时期出于同一人即脂砚斋之手的批语 ① 。在甲戌本和庚辰本中,“妙极是极,况宝玉又有何正紧可说的”都是双行小字夹批,可知它们属于早期批语。从现存的庚辰本、甲辰本、舒序本、列藏本、郑藏本、戚序本、蒙府本等都把“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一句误作正文(文字略异,舒序本等将“况”字改作“料”、“靠”、“试问”等) 来看,这句批语很早就被误抄入正文了。

  这条批语没有在梦稿本和程甲本中出现,但我们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梦稿本或程甲本的正文早于庚辰本等,是小说原文。

  先来看程甲本。程甲本中这段文字作:“林黛玉和香菱坐了,谈讲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其中“谈讲”二字值得注意,它分明泄露出这样的信息:程甲本所据底本的原文本来也有“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一句,整理者觉得不通顺,遂改成 “林黛玉和香菱坐了,谈讲些这一个绣的好……”但这样的改动,其文气明显不如原文“林黛玉和香菱坐了,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来得顺畅。

  至于梦稿本,这一段文字被简化成为:“黛玉和香菱坐下,说笑一回,香菱去(此字被点去,看不清楚,旁添‘便走’ 二字)了。”它与各本均不同,自然更不可能是小说原文了。

  注释

  ① 庚辰本第二十六回:“那宝玉便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又说道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花园好;又告诉他谁家的丫头标致,谁家的酒席丰盛;又是谁家有奇货,又是谁家有异物。”此下有双行小字夹批:“几个‘谁家’,自北静王公侯驸马诸大家包括尽矣,写尽纨绔口角 。脂砚斋再笔: 对芸兄原无可说之话。”可见这些批语是脂批。

  (本文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

1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7-27 08:41 , Processed in 0.06185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