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者研究 查看内容

王猛:《魏忠贤小说斥奸书》著者为冯梦龙考论

2011-11-26 16:13|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3883| 评论: 0|来自: 《明清小说研究》2011年第1期 总第 99 期

摘要: 摘 要 《魏忠贤小说斥奸书》的作者有冯梦龙、陆云龙两说,陆云龙是峥霄主人,是本书的刊刻者,但不是小说作者。依据峥霄主人《凡例》第五则等文献信息,小说作者当另有其人,再联系冯梦龙经历、游踪、思想、创作诸方 ...

  摘 要 《魏忠贤小说斥奸书》的作者有冯梦龙、陆云龙两说,陆云龙是峥霄主人,是本书的刊刻者,但不是小说作者。依据峥霄主人《凡例》第五则等文献信息,小说作者当另有其人,再联系冯梦龙经历、游踪、思想、创作诸方面予以考察,有若干理由可以论定冯梦龙就是《斥奸书》的作者。

  关键词 斥奸书 冯梦龙 峥霄主人 《凡例》第五则

  《魏忠贤小说斥奸书》全称《峥霄馆评定出像通俗演义魏忠贤小说斥奸书》,简称《斥奸书》,四十回,题“吴越草莽臣撰”,作者有陆云龙、冯梦龙两说。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疑为陆云龙所作,目前学界似乎多倾向于此说,如侯忠义主编《明代小说辑刊》第一辑《斥奸书》张玉范前言径称: “是书作者题‘吴越草莽臣’,为钱塘陆云龙别署。”萧相恺先生考证,陆云龙刊刻的作品,往往带有“峥霄馆”字样,而《斥奸书》正文卷端题“峥霄馆评定”等语,且有峥霄主人凡例五条,峥霄馆主人即陆云龙 ① 。这一发现令学界关注,但《斥奸书》作者问题并未解决,峥霄主人是陆云龙的结论,至多只能证明陆云龙是小说的出版者,却无法断定其作者身份。笔者认为,《凡例》第五则 ② 提供的作者信息不应该被轻易否定或忽视,联系冯梦龙的经历、游踪、思想、创作等情况,作者吴越草莽臣并非陆云龙,而是冯梦龙。下面依据《凡例》及该书其他几篇序文,从五个方面予以论述。

  首先,冯梦龙搜集编辑的作品《甲申纪事》,前有署名“七一老人草莽臣冯梦龙述”的《叙》,可知“草莽臣”为冯氏别号无疑。谢国桢《增订晚明史籍考》据此称,“( 《斥奸书》) 疑即犹龙子所作也”。而有人发现陆云龙也有“草莽臣”的号: 《型世言》每回前都有题为“翠娱阁主人”所作的小序,第八回回首《叙》后有印“草莽臣”,此回评者为“盐官草莽臣”,又第二回评者署“海昌草莽臣”,等等 ③ 。笔者以为,《型世言》评者署“草莽臣”,未必不是受了冯梦龙的影响。“吴下三冯”在东南名闻遐迩,尤其冯梦龙,“一时名士推盟主,千古风流引后生”( 文从简《冯梦龙》诗) ,又是复社成员,他自号“草莽臣”,很可能为时人所模仿。《型世言》评者忽而署“盐官草莽臣”,忽而署“海昌草莽臣”,似乎是有意与冯梦龙的“吴越草莽臣”区别。这样说尚有一个极为重要的证据: 《斥奸书》作者吴越草莽臣自叙后的印章,和《型世言》第八回回首序后的印章,虽然都是“草莽臣”,却是完全不同的两枚,如下图:

                                                                             《斥奸书》

                                                                              《型世言》

  一枚阴文,一枚阳文,字画、笔势全然不同,这说明它们是两方完全不同的图章。我们不排除个别人出于某种癖好,一人拥有两方以上内容相同的两个图章的可能,但相比两个人必然拥有两枚不同印章的概率来说,前一种假设实在不值一提。因此,笔者认为这两枚图章当分属于两个“草莽臣”,《型世言》上的既然属于陆云龙,《斥奸书》上的便属冯梦龙无疑,显然“吴越草莽臣”只能是冯梦龙,即《斥奸书》的作者。

  其次,《凡例》提到的作者著作《头巾赋》、《三正录》,均不见传,但据题目约略推测其内容,都有可能是冯梦龙的创作。“头巾”是明清时读书人戴的儒巾,科第身份不同,头巾便有区别。因此,《头巾赋》内容应该与感慨科举失志不无关系。冯梦龙才情卓异,但早年科举不利,只考中秀才,一度落魄奔走、放浪形骸。《警世通言》中的《老门生三世报恩》,是公认冯梦龙的作品,主人公鲜于同就是作者的自况。其间感叹科举与人物命运的关系,说明冯梦龙对自己一生只中一个秀才,从此屡试不第一度感触良深,难以释怀。如明刊本《三报恩》有冯梦龙残序云: “余向作‘老门生’小说,正所谓少不足矜,而老未可慢,为目前短算者,开一眼孔。滑稽馆万后氏取而演之为《三报恩》传奇,加以陈名易负恩事,与鲜于老少相形,令贵少贱老者,浑身汗下。”因此,冯梦龙有创作《头巾赋》的生活基础和心理动机。再说《三正录》。三正,又称 “三统”,清赵翼《陔馀丛考·三正》: “夏正建寅,商正建丑,周正建子,此三正也。”或以为三代改制之法。三正说多为治春秋经学者所发挥,而冯梦龙为文士举业而治经学,成就便在《春秋》上,有相关著作多部。其《麟经指月》( 又名《春秋指月》) 十二卷现存,在当时影响很大。李长庚《太平广记钞序》: “友人冯犹龙氏,近者留心性命之学,书有《谭馀》、经有《指月》,功在学者不浅。”冯梦龙喜治《春秋》,作《三正录》便很有可能。

  再次,峥霄主人《凡例》提到作者草莽臣对于自己的创作,“不愿以姓名见知”。古代小说作家编创小说多不署实名,个中原因较复杂,有的是出于以小说为“至下之技” ④ 的偏见,有的是因为内容上关碍时忌,有的则由于商业利益的考虑等等,不署名或只署别号的相当普遍,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罕见有公开宣扬“不愿以姓名见知”之类的话。如果说这是由于《斥奸书》为时事小说的缘故,那么比此书刊行还要早的同一题材的《警世阴阳梦》,却直接题署“长安道人国清编次”,又且径言与魏忠贤为“莫逆”,丝毫没有流露要隐匿本人创作的意思。因此,《凡例》很慎重强调这一点应该别有原因。而查考冯梦龙生平经历,恰好有因文受挫的遭际。清初钮琇《觚剩续编》卷二记载:

  熊公廷弼,当督学江南时……凡有隽才宿学,甄拔无异。吾吴冯梦龙亦其门下士也。梦龙文多游戏,《挂枝儿》小曲与《叶子新斗谱》皆其所撰。浮薄子弟靡然倾听,至有覆家破产者。其父兄群起攻讦之,事不可解。适熊公在告,梦龙泛舟西江,求解于熊。 ……抵家后,熊飞书当路,而被讦一事已释。 ⑤

  冯梦龙刊布的时令小曲真声天然,无理有情,又多关私情,年轻人十分喜爱; 而在一些卫道者眼中,无疑是淫艳亵狎,不堪入耳,有诲淫之嫌,于是对冯梦龙群起而攻之。冯梦龙不堪迫害,只能千里求援于熊廷弼,说明处境极为困难。而这样的经历和打击,必定会给本人记忆留下一些阴影。据聂付生《冯梦龙研究》考证,《挂枝儿》梓行于万历四十一年至万历四十六年之间 ⑥ ,而万历四十七冯氏求援熊廷弼,受迫害当在万历四十七年之前的一段时间。《斥奸书》刊行于崇祯元年,事情仅仅过去数年,兼之是时事小说,不能不牵扯到许多在世之人,鉴于以前被攻讦的教训,冯梦龙完全有理由“不愿以姓名见知”。

  第四,《斥奸书》崇祯元年即刊行,距离魏忠贤倒台不足一年,其中还包括创作所花费的时间,再联系吴越草莽臣自叙表现出的风格、取向,可见作者强烈针砭现实的意识与独特鲜明的个性,这些都与冯梦龙高度一致。冯梦龙为复社成员,极为关心现实、政治,有一以贯之的 “言天下”的创作理念。“言天下”之语来自明刊本传奇《三报恩》的冯梦龙序: “倘为鲜于不为名易,即送取而顺守,吾犹谓商周之不异于唐虞耳! 若执此为谤为嫌,是未通于命,又安足与言天下。”“言天下”必然要以“言”干“世”,天启丁卯( 1627) 可一居士( 冯梦龙) 《醒世恒言叙》: “又推之,忠孝为醒,而悖逆为醉; 节检为醒,而淫荡为醉。……自昔浊乱之世,谓之天醉。天不自醉人醉之,则天不自醒人醒之。以醒天之权与人,而以醒人之权与言。”明刊本传奇《酒家佣》冯梦龙序: “传奇之衮钺,何减春秋笔哉! 世人勿但以故事阅传奇,直把作一具青铜,朝夕炤自家面孔可也。”期冀以创作之言而醒世,视文学创作为春秋之笔,以如此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鲜明的个性意识,与《斥奸书》吴越草莽臣自叙如出一辙: “……终以在草莽,不获出一言暴其奸,良有隐恨。 ……唯次其奸状,传之海隅,以易称功颂德者之口; 更次其奸之负辜,以著我圣天子英明。神于除奸,诸臣工之忠鲠,勇于击奸,俾奸谀之徒缩舌,知奸之不可为,则犹之持一疏而叩阙下也。是则予立言之意。”

  与对“奸”的痛恨相呼应,冯梦龙对“忠”的钦佩也使其必书之而后快,其诗《和许玉重绝命诗四绝》之三、四云: “谁知草莽不忘忠,衔恨重泉为敌氛。莫道诸生无国士,衣冠羞杀马牛群。”“合眼休言旧事空,无穷幽愤郁胸中。他年史笔修吴志,点缀□编有一忠。”许琰,字玉重,冯梦龙同乡,闻甲申之变后绝食而死,事见《明季北略》。诗中体现的性格、情怀、思想,与吴越草莽臣嫉恶如仇、忠鲠率直的风格,极为相似,是冯梦龙“狂人”性格的再现。冯梦龙赞赏许琰“草莽不忘忠”,感叹“他年史笔修吴志,点缀□编有一忠”,是其以“言”干“世”和“言天下”思想的承继。联系吴越草莽臣自叙: “故每览古今事,遇忠孝困于馋,辄淫淫泪落,有只字片语,必志之以存其人”,正相符。此外,冯梦龙还搜集编辑有不少纪录时事之作,如《甲申纪事》、《甲申纪闻》、《中兴伟略》等,而在《甲申纪闻》抄本中,就有一篇为《魏忠贤》,说明冯梦龙对这一题材曾经有过高度关注。

  最后不妨看一些反证。如果以陆云龙为小说作者,有一些问题很难自圆其说:

  ( 1) 峥霄主人所写的《凡例》第五则交代作者信息如此具体详细,从籍贯、字号到昔日著作、身份、佚闻等都一一胪列; 如果说峥霄主人 ( 陆云龙) 自己就是小说作者,显然与“不愿以姓名见知”的说法自相矛盾,何况小说乃本人刊刻,人们很容易据此推测出作者身份。

  ( 2) 《斥奸书》首有崇祯元年盐官木强人《叙》。陆云龙评定的《型世言》第一回评者署“木强人”,因此,盐官木强人很可能是陆云龙的化用的名号。该序序末题署“书于燕子矶头”,恰与《凡例》“得自金陵游客”的说法吻合,大概这位木强人确曾去过金陵,于此获得《斥奸书》的书稿。而卷首另一篇序文《草莽臣自叙》署“题于丹阳道中”,丹阳距南京极近,是苏州到南京的必经之地,而冯梦龙家居长洲( 苏州) ,其文化活动和书籍刻印的主要地点是在苏州与南京,其《警世通言》最早为金陵兼善堂所刻,便是在南京出版。所以冯梦龙极可能就是“金陵游客”,陆云龙( 木强人) 正是在南京遇到冯梦龙( 金陵游客) ,而得到《斥奸书》书稿的。这些迹象表明: 《凡例》所言非虚,几篇序跋当是真实情况的记录。可以想象,如果作者是峥霄主人陆云龙,那他就是在煞费苦心地作伪; 若不愿别人知道《斥奸书》是自己的创作,至多隐匿姓名即可,实在没有必要如此。

  ( 3)《斥奸书》题署峥霄馆评定,峥霄馆乃明末杭州陆云龙书坊名。而现存题署“峥霄馆评定”诸语的作品,全部是陆云龙评、选他人作品时的署名,如《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作者便是其弟陆人龙,至今未见陆云龙刊刻自己的作品,而署名“峥霄馆”的。这或许可以证明其兴趣在出版和评点,而不是编创吧。

  对于《斥奸书》的作者问题,黄霖先生曾说: “……‘草莽臣’,冯梦龙曾取以自号。又,冯梦龙实于崇祯三年为贡生,崇祯七年为寿宁县知县,此时尚属草野之民。再结合他是复社成员,平生痛恨阉党,关心国事,故此书实有可能为冯梦龙所作。” ⑦ 确为的见。本文受黄先生提供的几点理由的启发,又紧紧依据《凡例》等序文信息,予以进一步补充和完善。《斥奸书》作者虽然失名,但其几篇序跋流露了一些蛛丝马迹,尤其《凡例》第五则,提供了很重要的作者信息,应当引起重视。

  综合上述五个方面的论述,《斥奸书》的著者应该是冯梦龙,而不是峥霄主人陆云龙,陆云龙只是小说的出版者。

  注:

  ① 萧相恺《〈魏忠贤小说斥奸书〉·〈幻影〉·〈章台柳〉———中国小说史研究中若干问题的考辨之二》,《明清小说研究》1989 年第 2 期。

  ② 峥霄主人《魏忠贤小说斥奸书凡例》第五则提供了作者一些直接的信息,是著者考证的重要依据。原文如下: 是书得自金陵游客,其字号曰: ‘草莽臣’,不愿以姓名见知。曾忆昔年有《头巾赋》、《三正录》,秀才有上御史之书,御史有拜秀才之牍,金陵固异士薮也。

  ③ 覃君 点校《型世言》“前言”,中华书局 1993 年版。

  ④ [明]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中华书局 1958 版,第 572 页。

  ⑤ [清]钮琇《觚剩》,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版,第 195 -196 页。

  ⑥ 聂付生《冯梦龙研究》,学林出版社 2002 年版,第 284 页。

  ⑦ 黄霖、韩同文《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上“注释”,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 版,第 232 页。

  作者单位: 遵义师范学院中文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0-18 15:10 , Processed in 0.05743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