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书趣文丛 读书随笔 查看内容

“ 生辰纲 ” 那么容易打劫吗?

2011-11-6 10:24|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4013| 评论: 0|来自: 《名作欣赏》2011年 23期

摘要: “ 生辰纲 ” 那么容易打劫吗? ———《水浒传》情节疏漏一则 ⊙ 杨大忠[浙江省桐乡市高级中学, 浙江 桐乡 314500] 摘 要:《水浒传》之“智取生辰纲”是非常精彩的章节。但施耐庵在处理这一情节的时候,存在 ...

                      “ 生辰纲 ” 那么容易打劫吗?

                          ———《水浒传》情节疏漏一则

                        ⊙ 杨大忠[浙江省桐乡市高级中学, 浙江 桐乡 314500]

 

  摘 要:《水浒传》之“智取生辰纲”是非常精彩的章节。但施耐庵在处理这一情节的时候,存在着严重的疏漏。本文对此疏漏加以评析。

  关键词:生辰纲 打劫 疏漏

  “ 智取生辰纲”是《水浒传》中相当精彩的章节,出自《水浒传》第十六回,原题为《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吴用所设的计谋,令人拍案叫绝。任凭杨志多么谨慎提防,也不由自主地着了招儿,整整十一担价值十万贯的金珠宝贝,成了晁盖的囊中之物。真是巧绝,妙绝!可是,小说就没有一点破绽吗?

  生辰纲乃是大名府中书梁世杰给其岳父当朝太师蔡京送的贺礼,价值惊人,乃是一套不义之财;智取之前,晁盖、吴用、刘唐以及三阮兄弟等六人设誓云:“梁中书在北京害民,诈得钱物,却把去东京与蔡太师庆生辰,此一等正是不义之财。”(见《水浒传》第十五回《吴学究说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可为明证。所以,劫取生辰纲乃是正义之举。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吴用等人也做了精心的准备。然细加推敲,笔者发现,晁盖等人智取生辰纲的谋划过程,实有许多疏漏之处。施耐庵在处理“智取生辰纲”发展情节的时候,存在着严重的不周;说得严重一点,若按照《水浒传》的叙述,晁盖等人甚至根本就打劫不到生辰纲。

  要想打劫生辰纲,首先要弄清生辰纲的押送路线。当吴用等七人在晁盖庄上聚义打生辰纲的主意时,吴用要刘唐去探听生辰纲的押运路线。“公孙胜道:‘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见《水浒传》第十六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以此话为依据,晁盖才想到把黄泥冈东十里路的安乐村作为据点,邀白胜入伙,计划在黄泥冈上打劫生辰纲。也就是说,晁盖等人只是在黄泥冈静候生辰纲的到来。至于生辰纲能不能到达黄泥冈,晁盖等人似乎根本没有考虑。他们只知道蔡京的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却是五月初头,尚有四五十日 ”。

  实际上,在晁盖等人劫取生辰纲之前一年,梁中书曾经给蔡京送过一次生辰纲,也是十万贯,但中途给人打劫了,也就是梁中书所说: “上年费了十万贯收买金珠宝贝,送上东京去,只因用人不着,半路被贼人劫将去了,至今无获。”究竟是什么原因丢失了这趟生辰纲呢?在《水浒传》第十六回,梁中书希望杨志出力,押送生辰纲进京,“杨志叉手向前禀道:‘恩相差遣,不敢不依!只不知怎地打点?几时起身?’梁中书道:‘着落大名府差十辆车子,帐前拨十个厢禁军监押着车,每辆上各插一把黄旗,上写着‘献贺太师生辰纲’。每辆车子再使个军健跟着,三日内便要起身去。’”至此,读者自会明白,往年生辰纲被打劫是因为招摇过度,弄得天下皆知,焉有不被劫之理?梁中书这种蠢猪式的押送方式,杨志深知其害,他说: “恩相在上,小人也曾听得上年已被贼人劫去了,至今未获。今岁途中盗贼又多,此去东京,又无水路,都是旱路。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这几处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更兼单身客人亦不敢独自经过,他知道是金银宝物,如何不来抢劫。”(见《水浒传》第十六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杨志的分析合情合理,切中肯綮。

  这里有一个特别要注意的问题,即从生辰纲的押运路线来看,在到达黄泥冈之前,押解人还要经过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和伞盖山。紫金山和伞盖山究竟是何处强人占据,不得而知,但二龙山、桃花山此时分别由“金眼虎” 邓龙(鲁智深尚未上二龙山)和 “ 打虎将 ” 李忠 “、小霸王 ” 周通把持则是读者知道的。这些人都在各自的地盘打家劫舍,如《水浒传》第五回《小霸王醉入销金帐,花和尚大闹桃花村》说到鲁智深上东京大相国寺投奔智清长老,经过桃花山时,被李忠、周通挽留,智深告辞时二人下山打劫财物作为相送的路费,打劫的正是路过的客人,共搠死七八个人,劫了两车财物。沿途要经过这四处强人出没的场所,生辰纲能否安然到达黄泥冈,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所以说,凭吴用的智慧,他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和晁盖等人静候于黄泥冈,守株待兔,的确不是明智之举。此其一。

  那么,生辰纲到底如何押运方为稳妥之策呢?杨志对梁中书说: “ 若依小人说时,并不要车子,把礼物都装做十余条担子,只做客人的打扮行货,也点十个壮健的厢禁军,却装作脚夫挑着。只消一个人和小人去,却打扮做客人,悄悄连夜上东京交付,恁地时方好。” (见《水浒传》第十六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按照杨志的说法,此次押送生辰纲,不要大张旗鼓,而是要乔装打扮,把十一担珠宝由打扮成脚夫的军人挑着,神不知鬼不觉地“连夜”运到东京去。杨志的计划被梁中书采纳实施。应当说,杨志的计划很成功,一行十五人从大名府出发,在到达黄泥冈之前,平安无事。也就是说,他们骗过了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的四处强人,没有受到骚扰,主要原因就在于杨志等人伪装得好。那么,杨志等人到达黄泥冈时,晁盖等人又是怎么认出他们就是押送生辰冈的人呢?之前他们并不曾谋面啊。难道杨志等人装扮成过路客人尚有破绽,抑或是杨志在黄泥冈上鞭打不听使唤的军士露出了马脚?在《水浒传》中都没有交代。这是情节上的又一个不严密之处。

  与之前不同,此次押送生辰纲,为求安全,杨志打破了押运的常规。他们从大名府出发时,“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杨志这一行人要取六月十五日生辰,只得在路上趱行。自离了这北京五七日,端的只是起五更,趁早凉便行,日中热时便歇。五七日后,人家渐少,行路又稀,一站站都是山路。杨志却要辰牌起身,申时便歇。”也就是说,杨志尽量拣天热的时候行路。这遭到了军士的强烈反对,但说明杨志谨慎小心,因为天越热,遇见强人的可能性就越小。当他们到达黄泥冈时,“正是六月初四日时节,天气未及晌午,一轮红日当天,没半点云彩,其实十分大热。”也就是在这一天,杨志等人在黄泥冈被打劫了生辰纲。

  这里又有一个疑问了,既然杨志等一行人不循常规行路,晁盖等人又是如何知道这一天杨志等人将会到达黄泥冈的呢?黄泥冈事发后,何清对其兄何涛说: “当日是六月初三日,有七个贩枣子的客人,推着七辆江州车儿来歇。我却认得一个为头的客人,是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第二日,他自去了……后来听得沸沸扬扬地说道:‘黄泥冈上一伙贩枣子的客人,把蒙汗药麻翻了人,劫了生辰纲去。’我猜不是晁保正,却是兀谁!……”(见《水浒传》第十八回《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晁天王》)也就是说,晁盖等人是六月初三开始行动的,六月初四就在黄泥冈得手了。晁盖等人怎么就把杨志到达黄泥冈的日期算得如此精确呢?梁山好汉做事,都是非常严密的。如宋江发配江州,谨记老父之训,为避开梁山好汉,和两个公人商量好: “ 只拣小路里过去,宁可多走几里不妨。”但还是中途遇见了刘唐。刘唐说:“今番打听得断配江州,只怕路上错了道路,教大小头领分付去四路等候,迎接哥哥,便请上山。”(见《水浒传》第三十六回《梁山泊吴用举戴宗,揭阳岭宋江逢李俊》)那么,晁盖等人是否也派人事先打听到了杨志等人的行踪呢?应当说,这种可能性根本没有。因为此时晁盖尚是石碣村的保正,还不是梁山之主;梁山好汉打听过往行人的消息,或是以梁山为核心向周边辐射,或是派戴宗使用神行法去远方打探。此时晁盖身边仅有吴用、公孙胜和三阮兄弟,包括自己和白胜,也仅有八人;而石碣村距大名府,山遥路远,此时戴宗尚在江州做节级,与晁盖等人尚不认识,要戴宗使用神行法打探生辰纲的消息也无可能性。所以说,究竟晁盖等人是如何把生辰纲到达黄泥冈的日期算得如此精准,施耐庵在《水浒传》中也没有做出令人信服的情节说明。这也不能不说是《水浒传》的一大疏漏。

  综上所论可知,虽然《智取生辰纲》是相当精彩的一个故事,但联系《水浒传》全书来看,由于作者施耐庵的疏忽,《智取生辰纲》在交代事情发展的前因后果时,在情节的严密性和事态发展的逻辑性上,仍旧有着不小的缺陷。

  笔者在此文中指出这一点,并非贬低《水浒传》,而是为了能够更加公正科学地认识《水浒传》的价值。

  作 者:杨大忠,古典文献学博士,浙江省桐乡市高级中学语文教师。

2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8-17 01:28 , Processed in 0.04448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